「娼妓的奴隶王」有话要说?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五十九

更新日期:2017/02/22     08:00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有鑑于本(第十三)条堕戒的适用与诠释,宗喀巴已经自行分成两套:「修学无上瑜伽部法门」与「修学瑜伽部法门」来作其戒释;因此,本文也就「顺藤摸瓜」,沿着宗喀巴戒释的理路,分批釐清内容,然后直接给予评析。请看原文:

原文:

一. 无上瑜伽部堕戒教理:

亦分两点说:1. 于何对象违犯过失?谓修行者所发的修证誓愿。一般而言,关于供食仪轨与护法仪轨,应修这两种誓愿法教。然而,这里我们应依达瑞卡巴所说之释义,他说应将此二种修证一体对待,视为是一种统合有关供食与受乐俱成的誓愿仪轨修证。桑提巴释义说:此誓愿仪轨并不是享乐于上供之物,应知五甘露的本质只是显示出大乐成就的一部分而已。

宗喀巴首先谈的是「无上瑜伽部」的部分,当然这是四大派等假藏传佛教比较重视的部分。进入释义,援例,宗喀巴也分「对象」「犯行」两点分别阐释,本段即提示以「修行者所发的修证誓愿」为讨论之「对象」。宗喀巴说:「一般而言,关于供食仪轨与护法仪轨,应修这两种誓愿法教。」此即前文指出来,也是假藏传佛教上师、仁波切都自承的「受用五肉、五甘露,唱祈愿颂歌,依三昧耶之所需作舞蹈。」集「腥羶垢秽」与「怪诞密行」于一炉,由上师下令遵行,并说成是「此等命令纯粹是考验弟子是否完全相信上师,及对世俗观念是否已超越。」若「师命不奉行」就算犯戒。

宗喀巴并引用「达瑞卡巴」的释义来助壮声势,达瑞卡巴何许人呢?达瑞卡巴又译作「达力嘎巴」,是本戒释中已隔好几条未再出现的所谓「印度84大成就者」之一。这一位天竺的丐帮长老,据述本为一个小国的国王,为了追求谭崔瑜伽的「空性大乐」,不惜弃国捨家,和他的一位大臣,一同前往尸陀林(乱葬岗),接受那位专吃死鱼内脏的卢伊巴「大师」的「上乐金刚灌顶」。师徒三人就在欧地夏的地方以托钵乞食为生。之后,他们又前往比拉布里地区(又名金答布市),达瑞卡巴见到当地庙妓达力母,便自求卖身为奴,在女主人达力母家中住了十二年,除了作拉皮条的工作,还「为她作洗脚,身体擦上香油」等各种工作。当然隐含的意思就是他找了一位(甚至可能多位)长期免费的空行母,以方便日日年年修习无上瑜伽的乐空双运。(註一)

註一:http://teacher.aedocenter.com/mywebB/Newbook-8/cop-12-9.htm

这位自甘于贱役的「大成就者」,在「印度丐帮」的排序是第77位,还有个「娼妓的奴隶王」,或是「寺庙妓女的国王奴隶」的「雅号」,据说他死后也是往生「卡雀净土」当吃人的罗剎恶鬼去了。他留下的「教训」是:「虽有无上大乐,无知的幻化遮蔽,希望得乐要集福慧资粮,不积二资粮纵然精进,没有上师不能悟得大乐。」法义含混不知所云,不过重点是末句:「没有上师不能悟得大乐」,显然达瑞卡巴是一位「上师至上论者」,或者就像一直反覆交替传承的,诸多假藏传佛教上师与弟子一样,是一位「上师斯德歌尔摩症候群」的患者。所以宗喀巴才会引用达卡瑞巴的释义,来凸显本第十三堕戒「奉行师命」的重要。(註二)

註二:http://www.lama.com.tw/content/meet/act.aspx?id=2835

宗卡巴所引出的达瑞卡巴之释义说:「应将此二种修证一体对待,视为是一种统合有关供食与受乐俱成的誓愿仪轨修证。」意思就是将「供食仪轨」与「护法仪轨」看作同一回事──本来就是如此!那些酒肉吃食是故行贪嗔所得,除了供养喇嘛教的护法鬼神之外,何尝不是为了自身的口腹之慾,乃至饱食酒肉之后,能够长养体力精气,以用在双身修法时催淫助兴?而「五甘露」之用于会供与服食,一来可以代表谭崔行者泯除是非善恶、「超越净与不净二元对待」等「世俗观念」;另一方面,也算行者成功地压缩了自己人格,扭曲了智慧的判断力,彻底臣服于上师的命令,通过「完全相信上师」的「纯粹考验」。

宗喀巴再引「桑提巴」的释义作小结说:「此誓愿仪轨并不是享乐于上供之物,应知五甘露的本质只是显示出大乐成就的一部分而已。」因此,纵使「上供」之余有歌舞宴乐、酒肉吃喝,并不是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修行的标的,这些物质上的饮食,以及所连带造成的净垢不分,理智退位狂乱增上,都只是助兴;或是达瑞卡巴所谓的「集福慧资粮」,仅为「大乐成就的一部分而已」;宗喀巴意欲藉达卡瑞巴提醒:「没有上师不能悟得大乐」,听上师的话「不违誓愿」,乖乖修双身法而与上师上床,早早成证乐空双运的等至,这才是「真正的大乐」。

九世纪后这七十二位无上瑜伽的「大成就者」,绝大部分委身于最下种姓的团体之中,日常离群索居,躲在极荒辟之处(寒林、尸陀林);在这些正常人不会到的地方,为了不让别人看到,他们选在深夜聚会,麻疯病患、乞丐、贫妓等社会的游民边缘人,大家聚在一起,用着劣酒残食,将它称为「荟供轮」;饱食一顿后,开始男男女女歌舞,一边喝酒一边吸着大麻,狂欢到失去理智之后,开始进行着轮座杂交。由于福德太过拙劣,有时来自他方世界的罗剎恶鬼也一起加入他们的行列,这儿戒条所说的「供食受乐的二种仪轨」,就是来自这样子的聚会,所以达瑞卡巴才会说此为「大乐成就」的一部分,先瞭解了这一点,后面再接下去看,才能瞭解的戒条背后的深义。

原文:

2、此戒之犯行,是指不正解于誓愿仪轨所显示的本质意义。誓愿本质为何?建立给予成就,与受用誓愿成就的诸胜者所供养之物。在一场严格适宜的谭崔集会受乐盛宴的仪轨里,或诸女众或诸男众举行集会仪式,于中所供养之饮食,譬如五甘露等,如果修行者对于法会仪轨内的供食所示本质有所怀疑,乃至认为污秽与诽谤拒绝,即犯此条根本堕戒。

其次谈到本条堕戒之「犯行」,宗喀巴明白指出「是指不正解于誓愿仪轨所显示的本质意义。」至于「誓愿本质为何」则释义为「建立给予成就,与受用誓愿成就的诸胜者所供养之物。」意思是说,在谭崔誓愿(一心决定要修习无上瑜伽双身修法)中,「所供养物」的「给予者」与「受用者」有建立成就。这个「所供养物」,并不是单指酒肉与五甘露等「上供之物」,前文已表明他们只是「大乐成就的一部分而已」;真正的「布施」及「受用」,在外密法事上是用「」「」作为象徵,(故有将本戒译为「法器及密法材料不完成」者),在内密无上瑜伽中,则如宁玛派所言:「与会大众皆视如勇父及空行母众皆具有铃、杵等密咒法器」,已经用实体「勇父」、「空行母」的性器官来取代杵、铃。换句话说,本条堕戒所问:「誓愿本质为何?」答案是:「男女真枪实弹修双身法」也。

宗喀巴用「或诸女众或诸男众举行集会仪式」,来形容谭崔法会仪轨,如此强调性别,不言可喻即是指种种双身法灌顶法会,或其他实修情况。用「受乐盛宴」来描述其仪轨,不如说是在赞嘆其欲乐气氛,因此,所谓「一场严格适宜的谭崔集会」,其实都是顺世纵欲享乐,而不是真正的出世背俗清修。宗喀巴提到的「于中所供养之饮食,譬如五甘露等」,其用意并不真在「酒肉、甘露」,而是在避重就轻,指东而话西,他真正欲说的「供养」,就是上一段已透露的,双身法中男女实体色身供养与轮座杂交互相供养啊!

宗喀巴所说的:「如果修行者对于法会仪轨内的供食所示本质有所怀疑」,这当然包括酒肉甘露等「供食」,因为如果连这起码的「超越二对立」都作不到、或不认同,那就遑论更「超越世俗观念」的双身法中男女献身的供养了。如果于此不从上师命令,「乃至认为污秽与诽谤拒绝」,当然是给正在慾火蒸腾的上师当场泼冷水,就当然要指其为「行者受于见地上之不清」所以「不依誓愿学」,并给栽赃上「师命不奉行」的罪名,说为「即犯此条根本堕戒」。(採访组报导)20170222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86

关键词: 宗喀巴 , 喇嘛教 , 藏传佛教

上一篇: 评藏传佛教在台湾发展过程中的弊端 第十五则:阿里不达的意思
下一篇: 评藏传佛教在台湾发展过程中的弊端 第十六则:对着镜子张牙舞爪不能解决问题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