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目录页 >> · 下一页

真修行人不见人过――谈法义辨正与论人我是非


  在平常的生活中,我们经常在各种媒体上看到揭露社会丑恶现象,将各种欺诈行为揭示出来,提醒公众莫上当的内容,对此报道,人人称快。但这样的现象一旦出现在佛教圈内,人们似乎一下就失去的分辨是非的能力,不去指责欺诈者,反倒指责揭露真相的修道人,每每亮出的招牌就是“真修行人不见人过”,殊不知什么是“人我是非”,什么是“法义辨正”,什么是见人过?什么是护众生慧命?若是为自己的名闻利养,而指责别人的身口意行,这样就涉及到“人我是非”,若为了彰显正法,护众生慧命,而给予揭露,这就是“法义辨正”。

  “真修行人不见人过”这是出自慧能大师之口,我们不妨看看《六祖坛经》中的一个片断,有位卧轮禅师对众宣说佛法:“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 六祖慧能大师听到后,当即对这样错解如来真实意的认识进行的批驳,说道:“慧能无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慧能大师这是在论人是非吗?是见他人过吗?难道慧能大师不是真修行人吗?有智之人,定能判断!

  相反,我们应赞叹恭敬那些不计个人利益得失,敢于揭露种种邪知邪见的修行人,没有他们我们就会走上邪路而不知,末法时代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望各位佛子能慎思明辨。

  “法义辨正”和“说人是非”“争执”的区别

  法义辨正就是依据佛教经典,指出、探讨目前佛教界的一些人士的著作、言论中是否违背佛理的地方,目的是基于大家都是佛弟子的立场,去伪存真,以便更好的修行!因为现在佛门中曲解佛法的例子已经太多了!

  《楞严经》卷六谓“末法时期,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数”。

  《佛藏经》卷中亦说:“舍利弗,如来在世三宝一昧,我灭度后分为五部。舍利弗,恶魔于今犹尚隐身,佐助调达,破我法僧,如来大智现在世故,弊魔不能成其大恶。当来之世恶魔变身作沙门形,入于僧中,种种邪说。令多众生入于邪见,为说邪法。”

  现在已经步入末法时期,因此说一些似是而非的伪佛法的邪师很多,必须将这些邪师所说的法义中错误之处揭露出来。这样做,一方面减轻这些邪师的罪过,一方面佛弟子可以学习正确的法义。可谓功德无量!

  有人说:“真修行人不见人过。”

  殊不知什么是“人我是非”,什么是“法义辨正”,什么是护众生慧命?若是为自己的名闻利养,而指责别人的身口意行,这样就涉及到“人我是非”,若为了彰显正法,护众生慧命,而给予揭露,这就是“法义辨正”。法义辨正仅就对方所提出的法义进行辨正,非评点对方的修行情况,非评点对方的人品高低,非评点对方于世间法上的优劣,非评点对方长相等等。说人是非,不对!如理如法指出人的邪知邪见,则善莫大焉!何以故?佛陀指出众生之过恶,是为了救护众生而遮止众生造恶故。

  目前国内佛教界有一种象就是:对于正常的佛法辨正,教界的人士大都会以扣上“自赞毁他”或以“诽谤佛法”的帽子,来反驳对方,作避逃避的理由!自赞毁他是表扬自己修行好,贬低别人的修行。摧邪显正,则是把错误的法列出来,拿正确的法来做对比,让佛子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法。如果自己所学的"佛法"经不起别人的考验,经不起别人的法义辨正,而自己闭车造车、一厢情愿的去“学佛”,那岂能有所长进呢?

  有人说:“不要作法义辨正,佛教就可以呈现一片祥和之气,不是更好吗?”

  如果为了维持祥和之气,就不破邪显正,就让众生祥和的修学邪法邪见,走入歧路;让佛教祥和的转变成外道法,如此则佛法失去了三乘菩提的真义,如此而失去了亲证佛法真义的本质。那这样的祥和,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我们希望有人破邪显正,让我们可以回到三乘菩提的正法中来,因为我们不需要祥和而错误的外道法!

  有人说:“法义辨正很好,但在法义辨正时,不要指名道姓,这样会让人难堪。”

  法义辨正应当指名道姓而说。若不指名道姓,广大佛子不知道是谁在误导众生,则会导致摧邪显正的功效完全不彰。所以,佛子在作法义辨正时不应存有妇人之仁,不应做滥好人,坐视邪见法师居士,破坏佛之正法,误导众生,如是之人有负佛恩,名无慈无悲,乃以佛法作人情者。

  有人说:“法义辨正不能针对出家人,那是在呵举僧。”

  佛子在护持正法,破邪显正时,对于佛教内之出家在家弘扬佛法者,应一视同仁。《大般涅槃经》卷七中,佛已预记末法时中,必有魔众身披法衣--出家为僧,将外道法植入佛法中,坏佛正法。

  《佛藏经》卷中亦说:“舍利弗,如来在世三宝一昧,我灭度后分为五部。舍利弗,恶魔于今犹尚隐身,佐助调达,破我法僧,如来大智现在世故,弊魔不能成其大恶。当来之世恶魔变身作沙门形,入于僧中,种种邪说。令多众生入于邪见,为说邪法。”

  如是之人住僧团之中,往往示现持戒谨严,辩才无碍,影响甚大,其实是狮子身中虫,是佛所最不愿见者。为害甚于外道,且极易成功。教中若有如是法师,应优先举示摧伏,狮子身中虫是佛遗命须速除者故。

  所以不要把破斥“狮子身中虫”和“呵举僧”“诽谤僧宝”混为一谈。破斥“狮子身中虫”是破除这些身著袈裟的“魔”所传播的邪见,而非评点对方的修行情况,非评点对方的人品高低,非评点对方于世间法上的优劣,非对其进行人身攻击。

  破坏正法的出家人,他们其实在破坏佛法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声闻戒与菩萨戒的戒体了,根本就已经不是真正的僧宝了,本质上只是穿著出家僧服的在家人而已。在这种事实的面前,指正这些失去戒体的假僧宝的法义错误,怎么可能会是诽谤僧宝呢?

  如果指出出家人的法义过失是诽谤僧宝,那么大小乘经中许多的地上在家菩萨,指正声闻阿罗汉的法义错误,应该也可以说是诽谤僧宝了吧?可是为什么世尊都不说他们那样是诽谤僧宝呢?却反而赞叹那些指正声闻阿罗汉的在家菩萨们呢?

  有佛子见善知识指出某法师、居士的法义错误,刚巧,这个法师、居士正好是他的师父,他的情执又很重,所以这个佛子往往不去了解善知识所作的法义辨正的内容,于是就心生烦恼,而出言诽谤善知识,诽谤善知识所讲的正法。这是很愚蠢的行为。因为诽谤善知识,诽谤正法,成就地狱重罪,念佛也不能生西方啊!(正确的做法是应该立即和师父探讨,如果师父真的错了,要想方设法的挽救师父,例如师父病了是不是要送他去看医生?甚至要手术切除身体器官?)

  譬如:某甲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某乙要残害某丙,就告诉某丙,某丙听了以后,因为对乙痴迷的原因,不去追究某乙的法律责任,却反过来责骂某甲,世上宁有如是愚痴之人乎!

  佛门中类似某丙这样的人大有人在。他们对善知识、真佛子想要救助他们,避免他们被邪知邪见所误导而断了慧命所作的摧邪显正、法义辨正 ,不去分析思索,反而加以责难,这和某丙有什么不同。同样的道理,换一种形式,许多人就糊涂了,不可为有智之人!

  所以,对于善知识所作的法义辨正,我们应该赞叹恭敬,他们不计个人利益得失,敢于揭露佛门内种种邪知邪见,没有他们我们就可能会走上邪路而不自知。

  当今之佛教,表面上很兴盛。自古以来,除了正法期以外,佛法都是愈兴盛,就愈会导致佛法没落的结果。因为佛法都只是在表相上兴盛,而了义正法不兴,结果就把真实了义的佛法,湮没在那些邪知邪见的表相佛法里面。

  现在的佛法已经质变为佛学研究教育,及断见常见外道法了。所以,佛教的灭亡,已经不会很久了;除非我们能尽快的摧邪显正,不要再姑息养奸、养痈遗患。如果能这样做,这些邪见反而提供了教育佛子建立正见的一个机会,那佛教就有了转机,就能如实的具有真实本质而兴盛起来。!!

  一直以来,社会上大家都习惯于不说他人是非,保持一团和气。在佛教,如果看到错误的言论不指出来,不批判,这样就是将佛法送了人情,其实对人对己都是不负责任的,比如,如果您来世在生到中国的时候,愿意不愿意学习伪佛法--如果现在不把伪佛法驱逐出佛门的话?我们佛门中人,觉悟应该高于世间不学佛的人!

  不应拿“说僧过恶”来诋毁菩萨的“摧邪显正”

  欲明说僧之过失者,当明白僧之种类有几?不应一概含糊笼统,

  末学亦依大集地藏十轮经之内容探讨如下:

  一: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 (卷5)

 【次善男子!有四种僧,何等为四?
  一者胜义僧。
  二者世俗僧。
  三者哑羊僧。
  四者无惭愧僧。

  云何名胜义僧?谓佛世尊,若诸菩萨摩诃萨众,其德尊高于一切法得自在者,若独胜觉、若阿罗汉、若不还、若一来、若预流,如是七种补特伽罗,胜义僧摄。若诸有情带在家相,不剃须发不服袈裟,虽不得受一切出家别解脱戒,一切羯磨布萨,自恣悉皆遮遣,而有圣法得圣果故,胜义僧摄,是名胜义僧。】


  ※略释:

  这个“胜义僧”是佛说的四种僧之最胜者,凡只要是证得了初果乃至四果之声闻圣者或通教菩萨者,亦属胜义僧,不唯如此,大乘别教的诸菩萨犘诃萨众,开悟了,亲证本来自在心,于一切法得自在者,那当然也是胜义僧所摄。而且佛也特别交待,如果有情带在家相,虽然不剃须发,亦不著袈裟,亦不受一切的出家戒者,凡只要是能于圣法得四种圣果(初果乃至四果),乃至开悟之圣者,亦为胜义僧之所摄。

  因此而论,不唯是持戒清净及犯戒的凡夫出家僧,我们四众不可以公然诃举其身口意之犯戒过失;那请问示现在家相及出家相的“胜义僧”,是不是亦不可诃举其身口意之犯戒过失呢?仁者自当举一反三、可想而知!

  因此不可说“僧”之身口意过失者,亦包含在家相之“僧”在内,故只要是在家人,能证初果以上,乃至开悟明心者,亦不可说其身口意上或犯戒之过失;如开悟明心证初果以上之菩萨众等,他们以种种方便善巧渡众生,以和言悦色婉言相劝莫信受外道邪淫法,或以金刚作略,在法义上写书摧邪显正,语气犀利无情冷酷,吾等四众弟子,谁有资格去诃责在家“胜义僧”护持正法之作略呢?

  再者诸如邪师邪见,全面否定大乘了义及究竟经论者,谓大乘法非佛说,谓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是太阳神思想之转化,又谓念佛法门是与低级的巫术相同,又谓如来藏思想是外道神我梵我,如是毁尽一切佛说之大乘法,却暗中帮外道邪淫双身法著作,协助润文与出版,如此巨恶无惭愧比丘,毁尽一切大乘佛法,如是无愧无愧谤正法比丘,不能为一切天龙人非人等作善知识故,亦不能为众生开示佛法,不导众生入趣向佛法无量功德伏藏,反而以此大邪见,带引愚痴众生走向地狱深坑,又暗渡陈仓的为外道男女双身法铺路,亦把广大众生推入邪淫谤法之地狱火坑中。

  因此而被众菩萨行大慈大悲而揭发彼等阴谋而破斥之,救众生离于地狱火坑中。试问像这样的作略,这又与圣 玄奘菩萨造一千六百颂的《制恶见论》来破斥安慧邪师的弟子般若鞠多的七百颂之《破大乘论》的行止又有何不同呢?一样都是在救众生离于谤法谤佛之地狱业中嘛!!!

  云何彼等邪执深重者,不知个中原委,不知胜义菩萨行大慈悲行,亦不知胜义菩萨忍辱于无知众生之轻慢毁谤,亦不悔誓愿救众生离于邪师邪见中;云何彼等愚痴众生,随彼邪师外道人云亦云,恶意或无意曲解佛经义旨,以说凡夫出家僧之身口意犯戒过失,欲诬赖、毁谤胜义僧之法义辨正及摧邪显正之大慈悲无畏行耶? 如是愚痴人若不是愚痴至极,就是别有居心,欲令邪淫外道见得以继续在佛教人间里骗财骗色,作师子身中虫者,如是谤我佛法,铲除我佛法根本--如来藏法者,其获罪无量、无有是处!

  复问仁者:如是乱谤正法比丘及邪淫外道等,不论彼示现持不持戒?袈裟穿得整不整齐?须发剃得光不光亮?乃至贪瞋痴慢杀盗淫等身口意清不清净?那只不过是他个人的戒行威仪而已,谁有兴趣去管他犯不犯戒,贪或不贪耶?我们只在意他是否用邪见外道法来取代佛法,笼罩众生、误导众生之法身慧命?

  二: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 (卷5)

  【云何名世俗僧:谓剃须发被服袈裟。成就出家别解脱戒。是名世俗僧。

  云何名哑羊僧:谓不了知根本等罪犯与不犯。不知轻重毁犯种种小随小罪不知发露忏悔所犯。憃愚鲁钝于微小罪不见不畏不依聪明善士而住。不时时间往诣多闻聪明者所亲近承事。亦不数数恭敬请问云何为善云何不善云何有罪云何无罪修何为妙作何为恶。如是一切补特伽罗哑羊僧摄。是名哑羊僧。

  云何名无惭愧僧:若有情为活命故。归依我法而求出家。得出家已于所受持别解脱戒一切毁犯无惭无愧。不见不畏后世苦果。内怀腐败如秽蜗螺贝音狗行常好虚言曾无一实。悭贪嫉妒愚痴憍慢离三胜业。贪著利养恭敬名誉。耽湎六尘好乐淫泆爱欲色声香味触境。如是一切补特伽罗无惭僧摄。毁谤正法是名无惭愧僧


  ※注:以上是其它三种僧,较胜义僧为劣,补特伽罗意为众生,其中以毁谤正法的“无惭愧僧”为最下劣。至于彼无惭愧僧是何等恶劣,请看以下佛陀如何评论此僧;但切记汝等莫因此而诃责佛陀是在说出家人之身口意过失!

  三: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 (卷5)

  【若有依止无惭愧僧补特伽罗,于我正法毘奈耶中名为死尸,于清众海应当摈弃,非法器故,我于彼人不称大师,彼人于我亦非弟子。】

  略释:

  你看看,佛陀说应该要摈弃此僧还俗,因此僧非佛法器故,此僧不称佛陀为大导师故,故此无惭愧僧亦被佛视为非佛弟子也,诸如今时之邪教狂妄无比,虚构邪淫外道法能即身成佛、一世成佛,而将此垃圾之邪淫外道法,置于正统佛教三乘法之上,而谓超胜于世尊所宣说之三乘法上,嘲笑释迦牟尼佛修行成佛需旷日费时三大无量数劫,不如彼邪淫外道一生即能成佛;如是集合各种外道垃圾邪见,入我佛门中,不论彼等如何穿袈裟,剃须发,口念经文,因邪见恶见故,谤佛谤法故,皆非我佛陀之开许为佛四众之弟子身份也!

  云何彼等谤正法之邪徒,即已被佛陀摈弃开除,反而大言不惭的继续盗穿出家服,伪现僧宝而自居,以外道双身法骗财骗色,今却盲目的曲解佛经,以佛说不应说出家之身口意犯戒过失之经文,欲诬谤众菩萨胜义僧之摧邪显正、护持正法之行止!?

  复次,凡四众者,闻如来藏妙法不生信受好乐者,乃至毁谤者,即堕无愧无愧之人,皆是过去习染诸外道邪见,好乐外道邪见故,今犹不信受如来藏妙法,不知如来藏才是密教之根本,反而颠倒密教之理,以外道邪淫双身法,配合断灭邪见,毁谤真密教--如来藏妙法!~如是无愧无愧者,皆被我佛所摈弃故,亦非我佛之四众弟子也,云何彼邪教徒,大言不惭的继续盗穿出家服,伪现僧宝而以法王上人自居,上座说外道法,受四众供养礼拜耶?

  是故佛于《央掘魔罗经》云:

  “过去世时无有惭愧。已无惭愧今无惭愧当无惭愧。闻如来藏不生信乐。已不信乐今不信乐当不信乐。譬如猿猴形极丑陋。常多惊怖其心躁动如水涌波。以宿习故今犹不息。彼诸众生亦复如是。去来现在心常轻躁。闻如来藏不生信乐。如鸱鸺鸟昼盲夜见好闇恶明。彼诸众生亦复如是。好邪恶正不乐见佛及如来藏。去来现在不生信乐。如彼鸱鸺好闇恶明。如人长夜修习邪见。染诸外道不正之说以宿习故今犹不舍。彼诸众生亦复如是。久习无我隐覆之教。如彼凡愚染诸邪说。去来现在不解密教。闻如来藏不生信乐非余众生。”(CBETA, T02, no. 120, p. 525, c16~28)”

  执恶邪见与不执恶邪见之无惭愧僧

  四: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 (卷6) T13, p0751c

  【有“无惭僧”不成法器称我为师,于我舍利及我形像深生敬信,于我法僧圣所爱戒亦深敬信,既不自执诸恶邪见,亦不令他执恶邪见,能广为他宣说我法,称扬赞叹不生毁谤,常发正愿随所犯罪数数厌舍,发露忏悔众多业障皆能除灭,当知如是补特伽罗,信敬三宝圣戒力故,胜九十五诸外道众多百千倍,非速能入般涅槃城,转轮圣王尚不能及,况余杂类一切有情,以是义故,如来观察一切有情诸业法,受差别相已,作如是说:“于我法中,剃除须发被袈裟者,我终不听刹帝利等毁辱[言*适]罚,若有毁辱[言*适]罚一切出家之人,所获罪报如前广说。”】

  ※略释:

  复从此段佛陀开示而知,凡出家僧者若因个人之习气烦恼而违犯轻垢罪及至杀人行淫偷盗等重戒者,其心虽不生惭愧,亦难断彼犯戒习气,虽不能佛法道器,不能自救度人者,但只要是对佛陀形象尚能心生恭敬心,对佛所制戒,能信受而持者,亦常发露忏悔自身犯戒之过失,乃至赞叹护持我佛之法;故吾等四众弟子、转轮圣王等,皆不可说此僧行杀盗淫妄之身口犯戒过失,彼僧虽违犯戒律威仪缺失,但仍为功德田所摄,仍胜诸九十五种外道百千倍;但这其中有一附带条件,就是此“无惭僧”不得自执邪见恶见,亦不可教人执邪见恶见,甚至不可用种种邪见外道法来取代佛法,毁谤大乘了义正法;否则彼“无惭僧”则成为被佛所摈弃开除之“无惭愧僧”,不得成为佛之四众弟子也!

  何以故?以外道诸恶邪见谤法谤戒也!即彼所行所言,已非我佛门四众弟子,云何能以佛门僧宝自居,令在家居士供敬礼拜耶?即便彼“无惭愧僧”继续剃头著染衣,表相看来虽然是出家僧人,但其本质上却是破坏佛法的外道;如此破法外道,又如何能成为佛所之不许苛举破戒比丘之十种非法所摄耶?无斯此理也!

  何以故?佛所不许苛举犯戒比丘,只是在强调比丘违犯了个人身口意烦恼习气上所显现的过失,例如杀生、偷盗、邪淫、妄言等,如此之而犯戒之比丘,只是自障道业,而无法以此烦恼过失误导众生效仿学习尔,无关于以外道邪见而谤法谤戒之过失,是故佛云:“有“无惭僧”不成法器称我为师,于我舍利及我形像深生敬信,于我法僧圣所爱戒亦深敬信,既不自执诸恶邪见,亦不令他执恶邪见,能广为他宣说我法,称扬赞叹不生毁谤”。

  是故此等之“不执恶见”无惭愧僧,仍为我佛门比丘资格,即已为佛所听许,我等四众弟子皆不应苛举彼僧之犯戒过失,因此缘故,吾等四众佛弟子皆不可苛举一切胜义僧、一切世俗僧、一切哑羊僧、一切“不执邪见”之无惭愧僧。此乃迥异于执著以外道“诸恶邪见”之“无惭愧僧”,以“诸恶邪见”谤佛法、谤佛戒,进而以大妄语自谓活佛、法王、上人,而误导众生之严重性;因此佛陀说彼执“诸恶邪见”之“无惭愧僧”当堕无间阿鼻地狱之中,若有他人亲近共事彼僧者,乃至被彼邪见恶见所误导者,共同成就谤正法之恶业者,舍报之时,亦皆当堕无间阿鼻地狱中;然而我等大乘佛弟子当以不忍圣教衰,不忍众生受苦于诸恶邪见之无惭愧僧所误导故,应发大悲心摧邪显正,以破斥诸恶邪见之无惭愧僧,以护佑众生之慧命道业为重,非为佛所说苛举犯戒比丘之十种非法所摄,实为菩萨护持正法之功德所摄也。

  请参考以下经文: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 (卷6) T13, p0751c

  【有“无惭僧”毁破禁戒,不成三乘贤圣法器,既自坚执诸恶邪见亦能令他执恶邪见,谓为真善刹帝利真善婆罗门真善宰官真善居士真善沙门真善长者真善茷舍真善戌达罗若男若女,说诸世间无父无母,乃至无有善业恶业所得果报、无有能得圣道果者、一切诸法不从因生、或有执言色界是常非变坏法、或有执言无色界常非变坏法、或有执言外道所计诸苦行法得究竟净、或有执言唯声闻乘得究竟净,非独觉乘亦非大乘,于声闻乘信敬称赞宣说开示,于独觉乘及于大乘,诽谤轻毁障蔽隐没,不令流布。

  或有执言唯独觉乘得究竟净,非声闻乘亦非大乘,于独觉乘信敬称赞宣说开示,于声闻乘及于大乘,诽谤轻毁障蔽隐没,不令流布。或有执言唯有大乘得究竟净,非声闻乘非独觉乘,于大乘法既自生信教他生信,既自恭敬教他恭敬,既自称赞教他称赞,既自书写教他书写,既自读诵教他读诵,既自听受教他听受,既自思惟教他思惟,于他有情若是法器若非法器,皆为广说开示解释微细甚深大乘法义,于声闻乘及独觉乘,诽谤轻毁障蔽隐没,不令流布,自不生信障他生信,自不恭敬障他恭敬,自不称赞障他称赞,自不书写障他书写,自不读诵听受思惟,障他读诵听受思惟,不乐广说开示解释三乘法义。或有执言唯修布施得究竟净,非戒非忍乃至非慧。或有执言唯修禁戒得究竟净,非施非忍乃至非慧。

  或有执言唯修安忍得究竟净,非施非戒乃至非慧,或有执言唯修精进得究竟净,非施非戒乃至非慧。或有执言唯修静虑得究竟净,非施非戒乃至非慧。或有执言唯修般若得究竟净,非施非戒乃至非定。或有执言唯修种种世间所习诸伎艺智得究竟净。或有执言唯修种种投岩赴火自饿等行得究竟净。

  善男子!如是破戒恶行苾刍非法器者,种种诳惑真善法器诸有情等,令执恶见;彼由颠倒诸恶见故,破坏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戌达罗等若男若女所有净信戒闻舍慧,转刹帝利成旃荼罗,乃至茷舍戌达罗等成旃荼罗,此非法器破戒苾刍,并刹帝利旃荼罗等,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

  善男子!如人死尸[月*逢]胀烂臭,诸来见者皆为臭熏,随所触近烂臭死尸,或与交翫随被臭秽之所熏染,如是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随所亲近破戒恶行非法器僧,或与交游或共住止或同事业,随被恶见臭秽熏染,如是如是,令彼真善刹帝利王乃至真善戍达罗等若男若女,退失净信戒闻舍慧,成旃荼罗师及弟子俱断善根,乃至当堕无间地狱。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第六

  三藏法师玄奘奉 诏译

  有依行品第四之二

  善男子!汝观如是刹帝利等无量有情,亲近如是破戒恶行非法器僧,退失一切所有善法,乃至当堕无间地狱,是故欲得上妙生天涅槃乐者,皆应亲近承事供养胜道沙门,谘禀听闻三乘要法,或求示道、命道沙门,若无如是三道沙门,当于污道沙门中求,虽复戒坏而有正见,具足意乐及加行者,应往亲近承事供养谘禀听闻三乘要法;不应亲近承事供养加行意乐及见坏者。彼虽戒坏而无邪见,意乐加行见具足故,应诣其所谘禀,听闻声闻乘法独觉乘法及大乘法不应轻毁,于三乘中随意所乐发愿精进随学一乘,于所余乘不应轻毁;若于三乘随轻毁一,下至一颂,不应亲近或与交游或共住止或同事业,若有亲近或与交游或共住止或同事业,俱定当堕无间地狱。

  善男子!是故若欲于三乘中随依一乘求出生死欣乐安乐厌危苦者,应于如来所说正法,或依声闻乘所说正法,或依独觉乘所说正法,或依大乘所说正法,普深信敬勿生谤毁障蔽隐没,下至一颂,常应恭敬读诵听闻,应发坚牢正愿求证。谤毁三乘随一法者,不应共住下至一宿,不应亲近谘禀听法,若诸有情随于三乘毁谤一乘,或复亲近谤三乘人谘禀听受,由此因缘皆定当堕无间地狱,受大苦恼难有出期。何以故?

  善男子!我于过去修菩萨行精勤求证无上智时,或为求请依声闻乘所说正法,下至一颂,乃至弃舍自身手足血肉皮骨头目髓脑。或为求请依独觉乘所说正法,下至一颂,乃至弃舍自身手足血肉皮骨头目髓脑。或为求请依于大乘所说正法,下至一颂,乃至弃舍自身手足血肉皮骨头目髓脑。如是勤苦,于三乘中下至求得一颂法已,深生欢喜恭敬受持,如说修行时无暂废,经无量劫修行一切难行苦行,乃证究竟无上智果,复为利益安乐有情,宣说开示三乘正法,以是义故,不应谤毁障蔽隐没下至一颂,常应恭敬读诵听闻,应发坚牢正愿求证善男子,如是三乘出要正法,一切过去未来现在,过殑伽沙诸佛同说,大威神力共所护持,为欲拔济一切有情生死大苦,为欲绍隆三宝种姓令不断绝,是故于此三乘正法,应普信敬勿生谤毁、障蔽隐没;若有谤毁、障蔽隐没三乘正法,下至一颂,决定当堕无间地狱。】


首页 >> 读书 >> 目录页 >>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