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平实导师相关文章 >> 上一篇 · 下一篇

赞 萧平实导师


  末学凡夫一书生,生命宇宙总迷惘;中年转向佛法究,习得表相一箩筐。
  诵经打坐放生会,佛法非竟于此方;三藏浩渺无入处,初心唯有叹汪洋。
  偶闻无相念佛法,胸似锤击喜若狂;白日纵情且放歌,夜来细品泪两行。
  遂寻作者诸法宝,如痴如醉寝食忘;三乘理路渐清晰,修学不再意彷徨。

  大善知识指明路,提纲契领豁开朗;若非乘愿再来人,焉得法义湛无双。
  导师住世在宝岛,开示悟入阐三藏;同修会中显了义,大心佛子齐归向。
  法名平实有深意,平常实在是真常;平等实相此一味,契合如来真法藏。

  末法学人堪怜悯,假名大师徒表相;依文解义失般若,狂密甚者换柱梁。
  自续应成假中观,诳惑学人为彼伤;邪师说法如恒沙,真钻竟为沙没葬。
  法脉千钧系一线,导师应世开云光;尽弃名师邪知见,自参自悟发智藏。
  总相别相道种智,契符佛陀圣教量;地上菩萨智深广,有幸随学多世旷。

  累世淡泊宁静远,不求名闻与利养;乡间宅地早安置,幽远宜续禅定量。
  冀将真乗付大师,续佛慧命宗门扬;奈何诸师眼若盲,法衣摈之如蔽裳。
  环顾名山皆教禅,喟叹何处觅佛光;不忍众生暗夜长,遂弃俗业荷担当。

  禅师自是本份事,经律论戒一肩扛;讲经何需备文稿,佛法妙义自心淌。
  读书不及出书快,伏案打字指节伤;问师哪得疾如许?为在自心与现量。
  二十余载如一日,明镜何曾会秋霜?分文不取片稿酬,更捐钱财及资粮。
  正觉同修皆义工,丛林遗风于此彰;福田本当如是种,世世累积无量庄。
  成立正觉基金会,扶孤济弱善法扬;护持正法福田胜,学人福德速增广。

  开明佛旨广造论,破邪显正清流爽;阿含正义探唯识,三乘根本如来藏。
  识蕴真义辨本识,离念灵知黯退场;盼除学人无明闇,四种涅槃千般讲。
  禅与净土本圆融,读后方知理所当;五十二阶尽铺陈,佛菩提道是康庄。
  事说理说及宗说,透得过地无两样;妙法莲花本亲历,再来菩萨难思量。

  公案拈提诸名宿,野狐尾巴无处藏;直指宗门真入处,开悟还需福慧庄。
  摩尼宝珠径会去,进得山门免吃棒;顽愚诸师犹不回,迷信学人慧命戕;
  辨正法义勇摧邪,法身慧命岂容商。悲心为救诸顽愚,无遮大会若玄奘;
  真唯识量高高悬,至今无人敢揭榜。狂密真密尽起底,四派秘密皆见光;
  藏密核心双身法,佛法名相来包装。欺世盗名惑世人,如今一切都曝光;
  愤而网络无根谤,腊月三十可曾想!

  揭示正觉总持咒,统领菩萨修学纲;筹办盛举正觉藏,万年根基今世夯。
  明心菩萨四百余,空前盛况无有双;开悟须得找正觉,已成教内所共赏。
  明心始入正觉门,会外已然是奢望;随我导师学种智,登地决非是梦想。
  临济祖庭遗风在,大溪山中祖师堂;卧佛青山翠微滴,唐风宋雅相宜彰。
  世尊观音弥勒尊,青目垂手选佛场;金毛雄狮相继出,圆悟克勤意飞扬。
  夜籁遥望星汉移,不知世尊嘱何方?

  修习正法多饶益,言语莫能尽其详;具得三乘正知见,名师落处瓦覆霜。
  性障业障速消除,心地清净容貌庄;财施法施无畏施,护持正法福田广。
  若将毒田作福田,一冤焉能括尽枉。

  话头入门真功夫,无相念佛圆通章;心念转微能细观,烦恼涌动若骇浪。
  动中定力常随身,历缘对境消性障;净念相继功夫深,十方净土随愿往。

  大善知识在眼前,学人何需觅师茫;剔除迷信比经教,简择慧发眼不盲。
  千载传今盛佛史,掩卷莫叹未亲尝;春花秋月徒空老,春江有意需东向。
  貌中取人犹未可,证量焉能认表相;地上菩萨少染衣,等觉大士璎珞妆。

  多情菩萨长忧郁,普愿三地证谷响;今时圣人不寂寞,自有贤者左右襄。
  请求导师长住世,神州弟子翘首望;祈愿诸佛多加持,正法广弘少碍障。
  一阙菩萨底忧郁,尽道慈心大悲愿;此曲天上亦稀有,人间哪得共传唱?
  誓愿追随导师志,持护正法待月光;阿僧祇劫且不惧,九千余载争何妨!

  平实导师弟子合十敬上

首页 >> 读书 >> 平实导师相关文章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