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 >> 访谈 >> 上一篇 · 下一篇

年代MUCH台--发现新台湾 采访正觉教育基金会

年代MUCH台--发现新台湾 采访正觉教育基金会(一)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发现新台湾”,我是陈思吟。宗教信仰不仅能够成为人们的心灵支柱,也有稳定社会的功能;宗教团体也以实际行动济世救人、关怀社会。正觉教育基金会,长期投入社会教育、救助贫穷、响应赈灾,不管是九二一大地震,或是莫拉克风灾,还是高雄的气爆意外,他们都是不落人后;近期发生的粉尘爆炸事件,基金会也捐款,尽一己之力。今天的发现新台湾有别以往报导的节目形态,而是邀请到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仆先生在现场与我们对谈,来和观众分享基金会他们希望在社会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以及要成就什么样的志业呢?我们欢迎董事长,董事长您好!

  董事长:主持人您好!各位观众大家好!

  主持人:董事长!我们一开始,是不是先跟大家介绍一下正觉教育基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呢?

  董事长:好的。正觉教育基金会,是在十多年前由 平实导师和台北市佛教正觉同修会共同捐助成立的一个团体。那这个团体呢,它的主要工作分三个面向来谈:第一个面向,我们着重在佛法中最深的内明哲学来作探讨以及推广,什么是内明哲学呢?其实就是探讨生命实相的哲学。那其实谈到第二个面向呢,我们当然是做一些、很多的一些公益—社会公益—的活动。那包括了我们每年都跟全台湾的八大都会区的里长们合作,到年终的时候来办理一个雪中送炭的活动,给那些贫苦的人发红包,让他们感觉到社会的温暖;也提供清寒的奖学金,那另外我们也在好几个学校,像大溪(中小学)、彰化高商,我们提供清寒奖学金。另外,我们也提供各种的,刚刚主持人提到我们各种的灾难的救助,台湾莫拉克风灾、九二一地震,那包括高雄气爆、这次的粉尘爆;那还包括大陆地区的川震,那时候损失得非常惨,我们那时候提供了六十万美金来协助赈灾;那像云南这次的地震,我们也捐助。除了这些灾难救助以外呢,我们也帮助各种的弱势团体,像育幼院、老人赡养院以及各种的身心障碍的团体;这个是我们做的一些公益活动。第三个面向呢,也是我们也非常积极在推动,就是防止宗教的性侵。尤其是有打着佛教的外衣,可是实际上却来做师徒之间性侵的行为;我们必须要让民众了解,来保护我们台湾的妇女;这个也是我们致力的一个面向。所以,以上的三个面向简单地给大家报告。

  主持人:所以听起来,其实我们基金会在社会各个角落默默做了很多的善事。像我们有时候会在路口或是车站的时候啊,就会拿到你们正觉的传单;或是可以看到很大型的LED广告牌,就树立在我们这个建筑物上面。那为什么正觉要透过这样的方式,去宣达你们的理念呢?

  董事长:是的!我相信很多朋友都会接触过,看到街口或是车站我们的一些同修们在发DM,我们要了解他们背后的动机是什么?因为这些人不是走路工,他们完全没有拿任何的报偿,完全是自动发心的。

  主持人:志工这样子!

  董事长:那为什么呢?就是他们了解到:有些宗教打着佛教的团体,可实际上他们却在用师徒双修的方式来接引一些不了解的人;想要学佛的人,结果却走入到这样!所以我们用这种方式让大众了解,保护我们台湾的妇女同胞。很单纯的一个,我们没有任何的商业一些行为,我们也对外不募款的。

  主持人:没有任何的商业考虑这样子。所以基金会的运作,也是透过你们的信众自发性的去捐款,然后成立的这样子。

  董事长:的确是。

  主持人:那我们所了解到,佛教有南传、北传,还有藏传佛教。一般人可能不太清楚这三者之间有什么样的不同?如果他们都是属于佛教来讲的话,是不是彼此之间应该要去尊重?应该不是像您刚刚所说的,可能会去去批评其他的宗教他们的作法可能比较不是这么恰当这样。

  董事长:是的!佛陀说法四十九年,那所传的不外乎声闻、缘觉跟佛菩提这三乘,除此之外别无他乘。我们也了解到,大约在公元七世纪的时候,在印度那个时候有一个叫作坦特罗的教(这个教他们本身就是用男女双修—主张男女双修—来作修道)开始渗入了佛教,打着佛教的名号、披着佛教的外衣,但是他的内里却是主张“用欲为道”,就是用欲望—用人的贪欲—来作为他行道的工具。所以我们可以从,无论从历史的渊源来看,无论他们所创造的一些所谓的经典他们叫作“续”,就叫坦特罗,他的续就叫坦特罗,英文叫Tantra;或者他的教义、或者他的行门,跟佛陀所传的法是完全不一样的;从刚刚讲到的三个面向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完全不是佛法。所以我们今天为什么要大声出来疾呼,不能和稀泥!只要是佛弟子都应该站出来!

  主持人:那刚刚听董事长这样讲起来,其实正觉是不赞成某一个宗派透过双修的方式进行修行。我们所了解,他们对外的说法是说:所谓的双修,是慈悲以及智慧的双修,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双修。那对于正觉这部分来讲,您们是不是有一些误解?再来是,就算是我们透过新闻报导,有时候会时有所闻的是因为双修而造成的宗教性侵案件,但有时候其实各个宗教都会有可能发生这种宗教性侵的个案,那是不是其实正觉不应该对他们有全盘的否定呢?

  董事长:好的。这个问题分两个部分,我们来看:第一个、我们是不是误会了他呢?其实只要用心深入了解他们的经典《密续》,写得都很清楚、写得清清楚楚,而且很明白。包括他们的教主,我举一个例子,现在现任的教主在这个《西藏佛教的修行道》这本书里面他说(这本书也是他们出版的),说:“行者(也就是修行的人呢)在到达某一个境界的时候,就要寻找一位异性同修作为进一步证道的冲力;在这些男女交合的情况中,如果有一方的证悟比较高,就能够促成双方同时解脱或证果。”以上我没有加添任何一个字,完全忠于教主他说的,每一个都是白纸黑字。请问,这个已经很明白的告诉我们了,所以基本的教义就是要双修,从灌顶开始——真正的灌顶开始。

  主持人:所以董事长您的意思是说,他们对外的宣称,跟他们实际教义上面的明载是有一些出入,是这样的意思吗?

  董事长:那当然了!因为所谓的“密”嘛!因为这是违反一般我们的伦理道德的。那您刚刚提到问题就是说:是不是任何宗教都会有这种个案啊?包括基督教、天主教。当然,我们不否认这都是个案。即使每一个宗教其实他们都有戒律,我想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都有戒律,禁止这种不正当的这种行为。

  主持人:是!

  董事长:从它的教主刚刚讲的也很明白,所以他的基本教义就是要这样做,他的行门也是规定要这样做。我们就可以可想而知:连我们戒律规定不行,都会有偶发事件;更何况他本身就鼓励这样做,那可想而知,造成这种性侵的状况会多么地泛滥!

  主持人:也就是说,可能在其他的宗教或是宗派里面本来应该是戒律的东西,对于另外一个宗派来讲成为他们一个明文所明示的一个内容,所以跟大家所走的方向,比较是不一样的!

  董事长:是,是的!

  主持人:另外,我们也很想说去作修行或是去接触佛法,这个透过的方式就是打坐、静坐,然后达到一个心境,彷佛就可以接触到比较空灵静心的一个状态;所以正觉是赞成,或是说你们也是透过这样子的方式去修行吗?

  董事长:好的。这个也是一般的学佛人以为的方式,以为学佛就是要打坐;打坐就是静坐,静坐就是我们要把意识心修到一念不生,然后就觉得修的境界很好。其实不是这样子的!

  所以,我们正觉的修行方式:第一个、要告诉大家正确的知见一定要建立起来,就是要相信每一个人、每一个众生都有一个不生不灭的心——真实的心,不是想象的心,那个心就叫作如来藏,又叫第八识,又叫阿赖耶识,或者叫真如,或者叫本来面目,这个很多名字。那先相信这一点,然后再要相信我们的意识心不是真的我;这一点很不容易突破,绝大部分的这个学佛人都没有走出这一个陷阱的。

  主持人:一般人可能会觉得:我就是我啊!怎么还有分不一样的我?

  董事长:对、对、对!所以都落在这陷阱里面出不来!所以,也就是佛法里面我们讲这个修解脱道第一个就断我见。断我见是断什么我见呢?意识心的我。所以从西方的哲学家笛卡儿讲:“我思故我在。”那个就是意识心;你透过这个方式,你找不到的!

  主持人:思考层次的。

  董事长:找不到的!所以我们正觉的修法是:先要有这样的智慧知见,要相信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不生不灭的;不是意识心,意识心会生会灭的;然后,有了正确知见以后,你要去找他,那要有定力。但是这个定力,不是一般在那边坐了一念不生啦,那个又落入了那个陷阱里面去了;而是要去要深层的定。这个定,我们的方式是用这种透过一种无相念佛的功夫,来训练这种动中的定力;因为佛陀是没有形像的,因为《金刚经》告诉我们“凡所有相都是虚妄”,所以我们不需要去想一个相;而这个是很深层的,而且是动中的,你在行住坐卧之中都可以维系着忆佛的这个念。

  主持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去练习的?

  董事长:这当然是要练,要作到无相的功夫。当这个定力作好的时候,进一步可以到更深的层次。

  主持人:这是第三个步骤。

  董事长:我们就可以来看话头。所谓话头啊,就是一句话的前头;比方说“谁在念佛”,我们讲出来的时候已经在话尾了!这个忆念都还没有开始之前的前头,先把它压在—按在—那个地方,然后看住那个地方,叫作看话头;那是更深的定力。所以有了这样很深层的定力,然后有正确的知见,再加上福德;不能说还在做一些亏损人的事情,没有这个福德来支撑。所以有这三个条件,然后有善知识的导引,就有机会找到自己的本心。

  主持人:听起来这整个修行过程,其实蛮辛苦也不容易的!那究竟我们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去修这样一个过程,对我们来讲有什么样的好处或益处吗?不然为什么我要花这么多心思去先放空自己,然后练定力,最后还要达到一个更高深层的层次呢?

  董事长:这个问题,您主持人问得也很好!我们在世是不是就是吃喝玩乐,过完一生?

  主持人:这样就好了。对啊!

  董事长:但是我们生从何来,死往何去?这个生命的实相对每一个人都绝对公平,我们都不可避免的。我们要面临这一世的结束。(主持人:是!)所以为什么佛法里面,其实就是告诉我们生命实相,这都有原因的。我们从何而来?我们为什么会有轮回?那下一世会到哪儿?精神难道就会灭掉,就没有了吗?这都是我们探讨的问题,而佛法都讲得非常清楚。

  主持人:那谈到我们所谓佛法的佛经,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大家比较清楚,会明白,比较常接触大概就是《心经》;就是会透过《心经》的方式啊,让自己的心灵比较平静,然后大家也会朗朗上口几句话这样子。可是它里面大概概念,就是说我们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一场空,那《心经》是不是要教导我们的就是说,我们不要执着,要懂得放下?

  董事长:是的,这是一般人的了解,我们看得到的《心经》,是 玄奘法师—玄奘菩萨翻译的《心经》,玄奘法师真正传来,然后他后来写的《成唯识论》,都是在讲人有第八识—那个心是如来藏第八识,而不是我们所了解的意识。所以大家要了解这个《心经》里面讲的是——也就是玄奘法师讲的第八识。

  主持人:那董事长!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要先解释一下所谓的第一识,这跟第八识有什么样的不一样?因为我想一般没有接触佛法的人,可能比较不了解这之中的差异。

  董事长:很好!能有这个机会跟大家报告!我们想想看,是不是我们都活在我们的感官世界里面,我们有没有离开我们的感官世界去认识这个世界呢?我们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鼻子闻到的、舌头尝到的,乃至于我们的身体感触到的,以及我们意识所能了知到的,这个在佛法里面就称前六识—眼、耳、鼻、舌、身以及意识,这个就叫作前面六识,这个就是我们人所认识的世界。所以那个史提夫霍金他写的《大设计》这一本书里面,就点出了―我们都活在我们的感官世界里面,真的世界并不是我们感官世界所能够了解的样态。那真的世界是什么呢?佛法里面就告诉我们,生命的实相就隐藏在我们的感官的后面,也就讲我们前面六识后面,还有第七识跟第八识。第七识就是我们讲意根,也就是西方所探求的是不是有一个“潜意识”,我们很多行为,这些行为发出来,后面它主导的力量是什么?我们佛法里面讲得很清楚―就是第七识,也就是我们叫“意根”―意识的根。意根在佛法里面讲,它说“意根触法尘生意识”,所以意识是由意根接触了法尘以后产生出来的,他是会生会灭的。但是一般学佛人,都落在用意识心上去学,所以就本末倒置。那个如来藏他有什么功能呢?他就是执藏我们所有累世以来的我们所有的这个习气的种子,一世一世,我们的各种烦恼的习气的种子,都帮我们执藏起来。

  主持人:过去跟现在?

  董事长:对!累世以来、无量世以来、超大的―我们可以想象一个超大的数据库,以及我们的业种,包括我们这一世又新造的这个我们身口意行所造的业行,把我们的业种储藏起来,他如实地来执行因果律。

  主持人:所以在佛法里面的解释是说,如果我们下一世会变成什么样的人,或是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是根据你的如来藏去决定的,这样子是吗?

  董事长:是的,其实还是由自己所造的业行,如来藏只是忠实地执行。

  主持人:很忠实地记录,你做了什么样的事情。

  董事长:非常忠实,他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所以我们在禅宗史上第五祖,就是六祖慧能的师父,叫作五祖弘忍。他就讲说:“不识本心 学法无益”,也就是你没有找到他,你学法只是外门在修。我们只是想象他修,找到了以后才发现,啊!我有一个不生不灭,真正在那个地方,可以亲证到。

  主持人:这时候才是真正修行的开始。

  董事长:对!你就知道,其实你对这些世间的这一切会看得很淡,生死看得很淡。但是会看到一切众生平等平等,你会想一世一世的来把这个法传给大家,让大家知道生命的实相是什么,这个就是我们佛法讲的“众生无边誓愿度”。

  主持人:所以您会认为说真正的修行,就要好好去修这如来藏这样子?

  董事长:要找到他,先要找到他。

  主持人:先找到,然后才去修行才会有用,不然就落在意识层次。

  董事长:对,是的是的!你讲得很好!

  主持人:是。说到佛教的时候,我们可能会联想到吃素。但是有人说那是因为佛教传到中国以后,由梁武帝时代所制定的规则。不过像是南传或是藏传的佛教,他们都没有要求信徒来吃素,不知道关于这个吃素的部分呢,董事长有什么样的看法?

  董事长:是的,藉这个机会跟大家说明。这个学佛的人,他吃素主要的原因,是慈悲心的缘故。因为吃众生肉就会有杀生,即使你间接的不直接吃它,但是也会有供需的关系,也会有众生会被捕杀,所以是慈心的关系。至于说到 佛陀并没有要求,这个是不对的,至少有十多部经里面都提到,佛陀提到。

  主持人:并不是在梁武帝那个时代才有的。

  董事长:不是,不是,不是的!我举例来讲,因为我们空口无凭,我就举一些经典,其实初转法轮、二转法轮、三转法轮都有提到。从我们看《大般涅槃经》,非常重要的一部经,里面有提到:“食肉者,断大悲种,大慈种。”就是你没有这个慈心嘛,你会吃肉,没有这慈心。《楞伽经》里面讲“永断淫心”,就是贪淫的淫;“不餐酒肉”,我们知道酒肉会乱性,有贪淫的就会喜欢。《梵网经》里就直接讲:“一切菩萨不应食肉”,很清楚啊!那另外《大乘本生心地观经》里面讲,弥勒菩萨法王子,就是当来下生的 弥勒菩萨,他从初发心就不食肉,一开始就不吃肉,所以他叫作慈氏。就是因为他从初发心不吃肉,因为他慈心的缘故。另外我们再举 佛陀很早时候讲的这部《央掘魔罗经》,他讲一切众生无始以来,生生死死地轮转,无非是父母兄弟姊妹,那就好像变幻无常,你怎么知道你吃的肉这个肉,不是你上一世的父母呢?你怎么吃得下去呢?所以诸佛都不吃肉。我举这几部经典就很明白地讲出来了,并不是说没有,非常清楚!倒是刚刚讲的披着佛教实际上不是佛教的那个宗教,他们是鼓励吃肉的。

  主持人:他们是明文记载吗?

  董事长:他的教主讲,在他的明文里面,就讲修无上瑜伽的时候,要鼓励吃肉。

  主持人:这就跟原本传统的佛教的教义,或经典是好像比较有出入的。

  董事长:我刚刚举的经典…

  主持人:听起来是这样子。

  董事长:所以它不是佛教,完全不是。借着这个机会跟大家说明吃素的原因,就是慈心不杀生的缘故。当然现在有人问;“奶蛋素可不可以呀?”那其实我们现在吃的蛋都不是受精卵,它不是生命。那奶呢?也不用杀生,所以这个没有问题的。

  主持人:这是可以的。所以我们修行者,也是要秉持着吃素的原则,才可以进行修行吗?

  董事长:因为我们从修大乘佛法,就是要一世一世的来度众生,我们要用慈心;因为那些的众生,就是我们要度的对象,这一世不能度,下一世、下一百世、下一千世,我们就要跟他结善缘呀!那你这一世吃到他的众生肉,对他就没有这样的慈心,所以为了慈心的缘故。

  主持人:慈心的第一个步骤就是先戒口,是这样吗?

  董事长:这个对于我们来讲,是很容易的。因为找到真正的本心以后…

  主持人:本来面目。

  董事长:这种欲的贪自然就会消失。

  主持人:并不会觉得说,我硬是要让自己去符合这规范;打从心里相信这件事情的时候,你的行为就会作这样子的事。

  董事长:一定会,一定会的!

  主持人:要让社会更美好,就是要更多的正向能量。而正觉教育基金会一直以来都以慈悲心,济世救人推动社会公益;他们凝聚了各自的小力,化为推进良善社会的大力。今天非常感谢董事长来到我们节目现场,也非常感谢您今天的收看,我们下次再会。


  正觉教育基金会以大慈悲心济世度众
  在世间法上
  扶助贫病 照顾弱势 赈灾救苦
  在出世间法上
  秉承释迦牟尼佛的第一义谛正教
  弘扬如来藏正法 破斥附佛外道
  这样一个无我无私的团体
  普遍得到了社会的赞美和肯定


2015年代MUCH台--发现新台湾 采访正觉教育基金会(二)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发现新台湾”,我是陈思吟。上个节目,我们请到正觉教育基金会与观众分享他们济世救人的理念,这集节目再度邀请到正觉教育基金的稽核长余正伟先生,继续和我们谈谈关于佛教的大智慧。余先生, 您好!

  余正伟老师:思吟好!各位观众,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想要请教余先生,我们在圆山捷运站附近,可以看到你们设置一个很大的一个LED灯的大型招牌,上面用词相当的直白,指出正觉其实是不赞成某一个教派的作法,那不知道你们用意是什么呢?

  余正伟老师:好的。正觉教育基金会设置大型的LED广告牌,这是为了提醒社会大众:有关于在中国流传了上千年的喇嘛教,它的本质不是正统的佛教,而是印度后期大乘佛教衰败了以后,被印度教谭崔性力思想渗入,发展出来的坦特罗佛教;所以数百年来,中华文化一直都是把它叫作喇嘛教,以有别于汉传的正统佛教;在学术界也一向称其为Tantric Buddhism,也就是谭崔化的佛教。那么这种谭崔化的喇嘛教,他最大最直接带给社会的伤害,一则是增加了宗教的性侵害,第二则就是伤害了正统的佛教,特别是在元朝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到很多这样的事实。佛教正觉教育基金会——我们是本诸社会的正义与佛教的良心,依着本会设立的宗旨进行社会公益,在合乎国家法令的前提下,用这样子大型的LED广告牌的方式,来提醒跟教育社会的大众,要避免这一类是可以完全事先预防的宗教性侵事件,也就是要还给民众知的权利。并且这个正觉的LED广告牌,曾经在2011年10月的时候,我们委托大台北北部在地的大学-圣约翰大学马裕丰教授,进行了问卷的调查。经过了学术的方法,客观的调查之后,发现超过一半以上的民众都是同意这样子 LED广告的作法,不同意的比例只有3%。并且根据调查,80%以上的民众都认为,这样的一个广告,它会有提醒民众、保护女性的功能。也就是说,经过学术的调查,显示出这个LED广告牌的内容,它不仅仅是一个言论自由的落实,而且合乎国家法令,而且还得到了大部分民众的支持。

  主持人:那从刚刚您说的上述的说明内容里面,我们听到一个问题:大乘佛教衰败它指的是什么呢?因为就我们所知道,台湾其实是佛教相当兴盛的地方。

  余正伟老师:是的。印度本来就有原住民的叫作达罗毗涂文化,跟后来才进来的新住民亚利安人,亚利安人带进的这个《吠陀经》,两种文化互相融合以后,就形成了在释迦牟尼佛出生之前的婆罗门教文化。在这个文化当中,以男女双修当作一种修行的手段。这样的一个想法,是本来就存在于古印度婆罗门教的教理当中;甚至当时有一支教派,为了实修这个男女双修,他们还立了一条戒律,叫作:不可拒绝一个要求双修的女人。

  主持人:不可拒绝?这么的强硬啊!

  余正伟老师:是的,而且是立为戒律。不管是传统的吠陀文化、婆罗门教,或者是后来新改革出来的新沙门主义——也就是被佛陀称之为六师外道,在佛教出现以后,由于佛门对他们的辨正,使他们逐渐地规模缩小了很多;也就是外道们他们也逐渐地改革,然后融合出其他宗派的教义。印度的历史研究告诉我们,在公元六世纪以后,印度教的势力它随着佛教势力衰弱,而印度教的势力就逐渐强盛。当时印度教内部《往世书》,也就是那个Mahaprana的兴起,使得原本吠陀方法的祭祀,改变成为各支教派的一种对神灵的崇拜,叫作Bakti。那源自于古印度婆罗门教,这一支性力的这个谭崔思想,也开始被引进进入各别的教派。比如说最有名的就是供奉湿婆 Shiva这个性力派Saktas,还有供奉毗湿奴Visnu这个般遮罗塔拉(Pancaratra)这一支教派;另外像流行于东印度,从孟加拉国传回来,也是供奉毗湿奴的易行派Vais nava sahajias,这几支教派他都接受了这种双修的谭崔的思想。比方说在这五年之内,开始进入台湾的谭崔瑜伽,就是这几支印度教派的后裔。那么当时的这种谭崔思想,也进入到印度正在衰败的晚期大乘佛教;到了八世纪、九世纪的时候,就成为大规模的佛教密教化,也就是佛教谭崔化;到了十世纪的时候,几乎是全面性的谭崔化佛教,这个在印度的考据、考古上面,是已经很确定了。在政治上,笈多王朝被来自于东印度的波罗王朝所取代,原本已经很衰弱的佛法中心,就从本来的那澜陀寺,也就是我们大唐玄奘法师当年留学的地方,从那澜陀寺转变,变成由波罗王朝所支持的超戒寺所取代了。

  主持人:是。

  余正伟老师:那佛法也就从原本 释迦牟尼佛所传授下来的声闻乘、缘觉乘(也就是我们中国人所说的小乘Sutrayana),然后以及大乘Mahayana,这三乘菩提就逐渐地改变了,出现了这个以四部续派为核心,外表虽然仍然披着是大乘佛法的外衣,可是他们就自称有别于三乘出来一个新的乘,叫作金刚乘Vajrayana;其中前三部的这个作密、行密、瑜伽密,都曾经在中国的唐朝大大地流行。中唐的王室曾经独尊这些来自于印度的密教大师,当时这一些密教大师甚至有特权,可以在王宫里面坐轿子、骑马。根据记录,当时的大臣如果对皇帝有所建言,最快的方式就是先去贿赂这些密教大师,由密教大师向国王建言,什么事都可以办得成。

  主持人:宗教直接影响了政治势力。

  余正伟老师:在这个唐朝的历史就是这样流传下来的。到了最后,佛法的核心就被无上瑜伽所取代,那么金刚乘就成为了当时流行在印度佛教的主体,那么不再遮遮掩掩,他们直接提出了说:依止 释迦牟尼佛所传的显教佛法,要经过很长远的时间才能够成佛;如果想要当世马上就成佛,就必须要依止无上瑜伽的修法。

  主持人:听起来他们的作法,跟我们所认知的佛教的概念,有点不太一样。

  余正伟老师:是,非常的不同。一般世间的宗教都会禁止不正常的男女关系,认为说不正常的男女性行为,这个本身会阻碍到宗教上的成就。包括一神教他们也认为邪淫的人是不能上天堂的;那 释迦牟尼佛在经典里面教导我们“欲为不净,上漏为患”,意思是说沉醉在欲望当中,这一件事情本身就不是一件清净的事情。所以一般的宗教也都会设立不准邪淫的这样的一个戒律,不管是西方的一神教,或者是中东的清真教,也是如此。当然!佛教的规定就更是如此了。

  主持人:在这个地方就会有一个提问喔:其实每一个人,应该说每一个宗派,都有他自己的教义跟修行的方式,那每一个人去选择属于、或是符合他自己所想的修行方法,这样子有什么不妥吗?

  余正伟老师:最大的不妥就是在于:这样的一个教义,它不是 释迦牟尼佛所教导的,他应该把自己称为印度教,或者是喇嘛教,而不应该说自己是佛教。

  主持人:您是说它不能归类在佛教的函盖范围之内,是这样说吗?

  余正伟老师:是的,没错。像现在我们台湾也流传进来印度教的谭崔修法,它实际的方法是一模一样,这个就是他已经讲明了:“我就是印度教,我不是佛教。”正觉教育基金会对他们就不会有任何的意见。一般的宗教性侵害是违背教义的,可是喇嘛教的宗教性侵害,却是完全可以事先知道会有这样结果的,可以说喇嘛教它所有的教义,包括前三部瑜伽,都是为了无上瑜伽而准备,都是为了男女双修而准备的。

  主持人:那余先生您刚所提到,这个某一个宗教他们对外宣称修行方式,跟他们实际进行修行方法是有出入的,是这样子吗?

  余正伟老师:是的 。在 释迦世尊所传授的佛法当中,即使是用想象的性行为,就已经是犯戒的行为,更何况是真刀实枪。早期正觉讲堂在揭露出这些事实的时候,喇嘛教的回应是:我们没有那种东西;后来又说:那个是古时候才有的事;到了现在又说:那个是要大成就者才有可能,现在没有人可以了啦!

  主持人:说法其实不太一样,有改变了。

  余正伟老师,不只这样讲,如果按照他所说的—-已经没有人可以,那这个双身法早就应该消失不见了。现在有许许多多的喇嘛实际地在传授密法第三灌顶,例如在灌顶过垄的时候,用明妃的画相授予到弟子的手上,本身就已经代表第三智慧灌顶的许可完成了,甚至是后面双身法实修的讲解也不算是太罕见,特别是在欧美更是常见;而且在密续当中的明文规定,并不是什么大成就者才能修的,许多密续主张,只要是对上师有信心的人就可以实修双身法,或者说上师认为这个人可以修,他就能够修。其实光是说到这一边,观众朋友应该就会觉得这样的教义好像有点怪怪的。

  主持人:跟我们所理解的不太一样。

  余正伟老师:正觉同修会多年以来,就是要提醒大众:这样的一个教义是有问题的。我们从来不是要针对任何一件个案或个人。或者大家可以想一想:这样的一个喇嘛教的教义,是不是我们想要的?这样的一个喇嘛教真的是佛教吗?那刚才主持人问到,可能有人认为说:我就是要用这样双修的方式,可以即身成佛啊!

  主持人:那为什么你们要阻止我呢?

  余正伟老师:释迦牟尼佛所说过的教法当中,有一些法,是三乘佛法共同的核心,也就是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一切皆苦、涅槃寂静;最后的涅槃寂静是四法印的终极目标,也就是佛法以涅槃为目标,以涅槃为依止。所以五蕴的世间,它一定都是无常、苦、空、非身、无我的。意思是说,轮回的三界由五蕴而构成,那五蕴就是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跟识蕴;在五蕴当中,没有一个法是真实的,佛法的目标,就是要离开五蕴而证涅槃,因为涅槃离开五蕴十八界,所以说祂是寂静。

  主持人:余先生我们也很好奇,佛教教我们是,与世无诤,慈悲为怀。为什么正觉教育基金会、或正觉同修会会对于另外一个教派作法其实不是很满意,并且还比较极力地去评论呢?

  余正伟老师:好的。像这样子谭崔性力的修学方法,它从古时候就一直存在于喇嘛教跟印度教之中,比如说印度的谭崔瑜伽,现在在海峡的两岸都正在被引入而且发展。谭崔法的实质,跟 释迦牟尼佛所教授的三乘菩提,两者背道而驰,那并不是正统的佛教。在过去的几百年当中,喇嘛教也曾经侵入汉人的世界,造成了许多全国性大规模的悲剧,例如在元顺帝、在明武宗,由于皇帝崇信喇嘛教,结果造成了国家的衰败,人民水深火热,在史书上记载的非常的明确。清朝早期建国的皇帝,像是努尔哈赤、皇太极,也都告诫贝子们这个喇嘛教的问题;到了乾隆皇帝以后,改为笃信喇嘛教,清朝也从此走上国势中衰之路。这是过去在我们中国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很多的悲剧,所以正觉教育基金会有义务提醒民众,给民众知的权利。那也有人认为说:佛教徒不应该与他人争论啊!却忘了说,《六祖坛经》这句话的前提是建立在:“若觅真不动,动上有不动,不动是不动,无情无佛种。”六祖说的是动上有不动的真如自性,而且经文里面说:“若言下相应,即共论佛义;若实不相应,合掌令欢喜。”是指说如果法义不相应,那就不应该要来争论啊!大家都不要讲话就好啦!可是这一句经文,正是六祖把关卡放在这句话里面的地方,只有宗门具眼者能够共议论,用这句话来过滤那些只知道字面意义的人,正是让野狐现身之处。譬如说 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祂每当听到有六师外道在那边讲论错误的邪见,第二天 世尊就立刻前往说法,去纠正他们的邪说,甚至 世尊跟在这些外道之后,一个一个地方去辨正外道错误的言论。那如果依照这个的意思,释迦世尊也成为一个一天到晚要跟人家争论的人了。而正觉是依佛的教导,救护众生远离这个破坏三宝的罪业,救护众生免于被恶见所坏,我们只是尽一个佛弟子所应尽的义务罢了。

  主持人:余先生想请教,我们凭借意识心有什么不对吗?像我们吃饭、睡觉、做一切的事情,不是都要用意识心吗?

  余正伟老师:前面我们提到佛法的核心是五蕴无常。意识心是众生的工具,意识心是我们每个人法界的一部分,意识心要能够生起,祂得先有色身、意根的配合才能生起,也就是《阿含经》所说的“意、法为缘生意识”。比如说我们可以想一想,当我们睡觉的时候没有意识,昏迷的时候没有意识,被麻醉药麻醉的时候没有意识,乃至于在我们此生一开始的受精卵,受精卵也没有意识,得到了五六个月,随着我们身体器官的具足,才开始有一些微弱的意识出来,到了死亡之前意识也会逐渐地越来越不清楚而消失;也就是说在我们人类一生当中的开始与结束,是没有意识的,而中间的三分之一以上的时间也是没有意识的,但是我们的身体仍然在运作,世界仍然在运转,因果种种在每一分每一秒当中,从来没有中断过。佛陀告诉我们意识是被生之法,意识是别人所出生的,要有意识得先要有健康的色身、有第七识意根、要有六尘、要有法尘,意识祂是依于许多条件先具足了,才会有意识出来,所以意识是很晚才被出生的一个法。就佛弟子而言,意识是识阴中的一部分,所以大家都知道 佛说过:照见五蕴皆空,才能度一切苦厄。如果仍然执着自己的五阴,特别是依止识阴为究竟,依止那个已经很末端才出生的意识心,那就永不得解脱。所以如果有人教导把修行的重心要放在五阴上,那就晓得这一个人所说的道理不是 佛所说的道理。所以结论:意识心是众生要用的工具,可是佛法的实证,必须要离开意识识阴。

  主持人:是。那关于这修行的方式,正觉最后还有什么呼吁吗?

  余正伟老师:好的。释迦世尊教导我们,佛法的修行完成要历经三大阿僧祇劫,其间在还没有到达不退转位之前,行者或者前进或者后退,这都是很正常的事。在世间法上的果报,也许尚可承受,可是佛教徒对于教义,特别是对于解脱证果的教义,一旦错说、错会,未来不可爱异熟果难以承受,甚至亿万分之一都承受不了。在经典里面说到,身犯重罪的人,只要经过至诚的忏悔,都还有可能得到这个弥陀世尊的摄受往生西方,可是却说“唯除五逆,毁谤正法”;也就是说,五逆重罪以及毁谤正法的人连西方都不收。也就是对于自己所未知、未证的佛法,用媒体的公器错加批评,那么在佛法之中,这样的一个罪,它的沉重的程度,甚至胜过于杀父杀母的五逆之罪,不可不慎!那我们这一次的重点,是要向观众朋友们报告:喇嘛教非佛教,意识心识阴不是佛法修行的目标。那今天由于时间以及规定的原因,观众朋友们可能还有很多不清楚不明白的部分,可以自行来查阅正觉的出版书籍,或者上正觉的官网查询。谢谢大家!

  主持人:那么我想台湾是一个宗教自由的社会,宗教信仰各有各门各派,拥有不同的教义以及修行的方法,他们都是以良善作为出发点,但是难免有人会运用信仰的力量,让人迷失在其中失去判断力,因此宗教诈骗,或是宗教性侵的案件时有所闻。正觉教育基金会就是希望传递正确的观念,希望能够减少遗憾事情的发生。今天非常感谢余先生来到我们节目,也感谢您今天的参与与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正觉教育基金会以大无畏的精神设立LED看版
  教育民众认清喇嘛教不是佛教的真相
  保护妇女免受宗教性侵
  还给民众知的权利
  这样的善行普遍得到了社会大众的支持和肯定

首页 >> 视频 >> 访谈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