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 >> 访谈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佛法东来(二)----第一义天 玄奘大师


  旁白:当佛法从汉朝传到中国时,佛菩萨无比慈悲宽厚的心量,以及清净又不可思议的教义,震撼了许许多多的知识分子,深深触动了华夏民族的内心深处。在远离当年 佛陀教化,有数千公里之遥的神州大陆上,佛法再次光耀灿烂,融入国人生活之中,深入了每个角落,中国佛法展现出广大的摄受力量,让这难以思议的妙法普现于中土。在中国佛法传布的岁月中,人们开始了解意识心虚妄不实,必须深入大乘佛法,才能亲证真如、找到真心。后来《楞伽经》顺利传到了中国,大众才明白这真心,就是 如来在第三转法轮的《楞伽经》所宣演的第八识如来藏。禅宗达摩祖师亦以《楞伽经》来佐证大乘的开悟明心──就是找到第八识如来藏,达摩祖师并将此经典授给门人,作为开悟的传承。然而《楞伽经》的文字以及义理都非常艰深,因此当时的学人难以明了 如来的究竟意旨。

  陆正元老师:由于当时的学佛人对于《楞伽经》艰深的文字及义理都还难以明了,因此佛法就陷入了停滞。这种停滞的局面,到了《摄大乘论》传到中国之后,才逐渐改观。《摄大乘论》是从《瑜伽师地论》总共一百卷的内容简择精要而集成的,它是以第八识如来藏为中心,提列了大乘佛法的纲要,因为这部论摄持了大乘佛法的义理,所以名为《摄大乘论》;也因为《摄大乘论》是用简明扼要的方式阐述佛法大意,非常符合中国人好简恶繁的性格,因此广泛受到实修者的欢迎。

  旁白:然而《摄大乘论》的内容非常精简,意旨又非常广大深远,导致论师们解释时各有歧异,本来在解释《十地经论》时,论师们对法界染净依止的根本,是第八识或是真如法性,已经有所争辩,后来又因为真谛三藏法师之翻译的缘故,使得这争议更形加剧。

  陆正元老师:由于真谛三藏法师并没有亲证佛法的根本──第八识如来藏,所以他误会了《摄大乘论》中所说的佛法根本,而自行把第八识本自清净无为的体性,独立出来建立为第九识,因此他撷取《瑜伽师地论》部分的内容,并且扭曲其中的原意,而译著了《决定藏论》,并且进一步主张:第八识是依第九识而有。他又根据《无相论》而节译出另外的两部论,不断大力地宣扬有第九识的存在,这导致后代的论师们,对于第八识、真如以及第九识这三者的内涵,各执一辞而诤论不休。

  余正文老师:当时中国没有《瑜伽师地论》百卷的抄写本,也就无从解决这个争议,这时也暴露出了中国短缺经论善本的窘境。除此之外,经论的涵义也因阐述的前提不同而各有差别。譬如有说“真如出生诸法”,也有说“阿赖耶识(第八识)变现世间”,因此究竟是真如出生诸法还是第八识变现诸法,这就造成了论师们解释上的困难罗。

  旁白:因此,除了要有《瑜伽师地论》和其他经论的原本,也要有精通经论真正意旨的法师,并且亲证实相第八识,发起般若智慧,这才能会通佛法真正意旨,而将这些经论恰如其分圆满说明。

  余正文老师:这西天取经的重责大任,后来就落在 玄奘菩萨的身上了。玄奘菩萨从小就非常热爱大乘法,他十三岁就能开演《摄大乘论》第八识的妙义,玄奘菩萨博览群籍,而且亲证了第一义谛──也就是第八识。玄奘菩萨知道真如、还有第八识、第九识争议的问题之所在,他也了解真谛三藏法师误会了佛法,增生了子虚乌有的第九识,但他却苦无《瑜伽师地论》的原本作为证据。

  旁白:中国除了上述的争议外,又落于这成佛之功德体性-佛性-是未来圆满,还是现在便圆满的争议之中。当时悬而不决的大大小小的法义诤论共有一百多处,这些问题虽然 玄奘菩萨都有所定见,然而若无印度梵文原本以为根据,难以服众;又若干细微处也须阅读原典,才能更清楚佛意所指。

  陆正元老师:由于 玄奘菩萨在那个时候就已经亲证了第八识如来藏,又有眼见佛性,因此他能够在自己的身上见到佛性,也能够在他人的身上,见到自己以及他人的佛性,同时也能够在无情物上面见到自己的佛性。这时候萦挂在 玄奘菩萨心头的是,在明心见性之后,应该要如何继续在佛菩提道上来进修呢?而这个佛菩提道的完整次第又是什么呢?由于 玄奘菩萨在当时的证量已经超越了中国同时期的所有僧众,他在当时已经找不到善知识可以谘询问道了,因此热切求法的 玄奘菩萨就立志要前往印度(也就是当年的天竺)去求取《瑜伽师地论》,他也誓愿要把完整的佛道次第给带回到中国来。由于他本身具备了通晓多国语言的天分,以及般若智慧等等的条件,因此可以说是去天竺取经的最佳人选。

  旁白:玄奘菩萨西天取经九死一生的路程,从中国玉门关开始,历经将近四年的艰险,终于抵达印度那烂陀寺,找到了完备的佛法经论。

  余正文老师:玄奘菩萨找到了完备的佛法经论之后,便证明了佛法中所说的,众生最多只有八个识,成佛时的无垢识,其实就是每一个众生现在自身的第八识如来藏,玄奘菩萨从此楷定了 佛所开示的第一义谛的宗旨,那也就是第八识的宗旨,所以,所谓的亲证真如,就是亲证每位众生都具备的第八识。而在梵文《瑜伽师地论》中,描述证悟者因住于第八识,而转依了第八识的真如体性,其实都是依第八识而生、而显,但是这些依于第八识而所生、所显的法,都被真谛三藏法师改译成第九识阿摩罗识,也就是把第八识所生、所显的真如清净体性,虚妄增设为第九识阿摩罗识,这种说法全然违背了论典的原意,这第九识全然是他误解后的增设。而真谛三藏法师在他的其他译著当中,也都这样子的误会。

  旁白:玄奘菩萨游学十三年,计划启程返回大唐时,般若毱多造《破大乘论》诽谤大乘法,玄奘菩萨为护持正法,于一日一夜之间,以第八识的正理,写出《制恶见论》来破斥其谬理。

  余正文老师:般若毱多主张实有外境,也就是说,心能直接接触到外境,这和大乘唯识所说的正好相反。大乘唯识所说的是,一切境界都是唯识所现,心所了知的是第八识所变现的相分,心并没有直接接触到外境,所以说“唯识无境”,因此《破大乘论》攻击大乘唯识的重点,就集中在古大乘师对于所缘缘中所说的相分问题。所以般若毱多便依古人的发问来质难大乘说:你们如果说唯识所变现的自体相是相分,并用来当为所缘的对象,那如你们大乘宗所说,证悟者证悟真如,必须以无分别智来观察真如时,那问题就来了,因为真如无相,必然不会带起真如的相分,那真如对这能缘的无分别智的见分,应该不能成为它的所缘缘,也就是说不能成为所缘的相分的意思。如果你们坚持主张根本无分别智缘真如时也带有相分的话,那就违背你们自己大乘宗一切的经论,那如何会通呢。

  然而,玄奘菩萨不但是真正的开悟者,更是具有三转法轮的唯识增上慧学,也早已通达百法明门,玄奘菩萨知道般若毱多因为没有证悟真如的缘故,所以对于所谓的无分别还有无分别智,以及真如还有真如无相,还有所谓的所缘缘的问题等等,完全误解了,所以才会有不如理的诘问,玄奘菩萨于是便化解了这悬宕了十二年的公案。玄奘菩萨解释说,这真如是第八识自然流露出来而显现出来的体性,这是第八识的所显性,并不是第八识变现了真如,所以当证悟的人亲证第八识的时候,发起了般若智慧,他可以用慧眼来观察第八识,并了知第八识挟带著祂清净无为、无分别的真如体相一起出现,因此真如是第八识真实而如如的体性所显示的相貌,真如不是有作用之法,只是纯然显示第八识的清净无为体性。证悟的人因为亲证第八识真如,才得以转依这第八识的真如性,继续在佛道上不断地往前迈进。

  旁白:玄奘菩萨作的这部《制恶见论》,深受五印度共主戒日王的推崇,这位笃信佛法的戒日王便别开生面在曲女城召开为时十八天的大法会,礼请 玄奘菩萨担任论主,邀请了十八个邻国的国王、大臣与会,加上来自五印度共一万多位出类拔萃的修道学人,云集大乘、二乘、外道最顶尖的精英,共聚一堂辩论佛法根本大意。当时戒日王三次邀请诽谤大乘法的般若毱多前来,他一听论主是 玄奘菩萨,又端详了 玄奘菩萨的钜论,自知不敌,三次都托词婉拒,最后心生惭愧,遥向曲女城的方向表示臣服,衷心赞叹 玄奘菩萨。

  陆正元老师:玄奘菩萨在曲女城的无遮大会上,以“真唯识量”来立论,阐释了第八识如来藏的正理,并且破斥了一切外道的见解。玄奘菩萨更郑重的声明:只要有人能够更正《制恶见论》任何一个字的义理,玄奘菩萨就奉上他的项上人头。与会者不仅见到大乘佛教的威德,也认识到 玄奘菩萨的智慧和渊博的学识,于是大乘的佛教徒都尊称 玄奘菩萨为大乘天,小乘佛教徒则尊称他为解脱天。由此更可以看出,玄奘菩萨他不但精通佛教义理,有著亲证第八识如来藏的深厚证量,而且又具备梵语的甚深造诣,并且熟悉一切外道的论典,因此他对于任何的挑战与诘问,都是无所畏惧的。

  旁白:这十八天中,玄奘菩萨名震西天,与会大众无不降伏,法会结束时,全场欢声雷动,一起赞扬 玄奘是不世出的菩萨,尊称他是大乘天,小乘人尊称他为解脱天。玄奘菩萨在印度护持唯识正法,建立了无比功勋,成为深明第八识正理的当代巨擘。

  余正文老师:玄奘菩萨所亲证的佛法根本,其实就是第八识如来藏,那也就是“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其所阐释的大乘第一义谛,而中国历代的禅宗祖师所亲证的也同样是这“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第一义谛。而这“三界唯心”的心,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心,而“万法唯识”的识,就是以第八识为根本,并函盖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意根末那等前七转识的八个识。“三界唯心”的意思,就是这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的一切都是这第八识如来藏心所出生的、所现起的,不但如此,前七识也是第八识如来藏所出生的。而“万法唯识”的意思,是这一切诸法都是八识心王真妄和合的结果,第八识随著六识的了别以及第七识意根的思量作主而随缘任运,所以才会出现这一切诸法的森罗万象。

  陆正元老师:每一位有情都各自有第八识,而如来藏虽然含藏了每位有情各自不同的业种,也含藏了七转识的染污种子,但是祂的自体却是清净的。当菩萨行者证悟明心,找到了第八识如来藏之后,也就实证了第八识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性,因此他也就不需要像二乘人一样灰身泯智而入无余涅槃。所以说,大乘菩萨在三界生死轮回中,就能亲见这如来藏的涅槃实际,并且转依如来藏的真如体性,于生死轮回中自利利他、利乐众生而永无穷尽,这就是所谓的“生死即涅槃”。

  旁白:玄奘菩萨西天取经的结果,以著亲证第八识如来藏的真实智慧,参酌著大乘经论,完美解决了中国僧众在真如、第九识、佛性以及其他种种的争议,让“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八识论宗旨,在此后长达一千多年中,为一切僧众所服膺,让 如来广大的胜妙宗旨,得以在中土发光发热,让我们今日得有这殊胜的大乘法义的显扬,以及禅宗明心证悟法门至今仍可广大发扬,这皆是 玄奘菩萨不可磨灭的莫大功勋,真可谓“正法兴衰,惟一人矣”。

  礼赞 玄奘菩萨摩诃萨:

  佛法复兴,皆预其中,匡济乱世,开抉真要。
  虽千万人,吾独往矣,真大丈夫,成大功德。
  楷定真见,标显奥义,三界唯心,万法唯识。
  大师风骨,逆势而行,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圣哲孑然,任千古事,现身万年,度化娑婆。
  正法兴衰,惟一人矣,是所礼赞,玄奘大师。

首页 >> 视频 >> 访谈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