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口袋书总目录 >> 上一册 · 下一册

01、明心与初地


  明心与初地   萧平实 讲述

  请问各位:“你们对初地境界了解不了解?”还要请问诸位:“想不想进入初地?”(大众回答:“想!”)好!这就是初地讲习班。今天讲的不论是精神讲话,或《成唯识论》的开示,都是非常重要的法,都与明心者悟后修入初地有关。现在先说今天的精神讲话:

  方才发到诸位手上的影印本,是从《大乘入楞伽经》影印下来的,其中有些地方用笔圈了起来,这就是今天精神讲话的主题---明心与初地---的主旨所在。

  有人说:“老师!你为什么要讲成唯识论呢?它那么啰嗦!”又有人说:“老师!你不要讲那么多法相,明心与见性就好了。”但是诸位要知道:这些法相的验证非常重要,能让我们由人无我的基础上、实际验证法无我,进入初地。

  以前我们说过:“如果不继续讲《成唯识论、楞伽经》以及《护法集》,那么将有一半的人会退转掉---因为信力不具足、慧力不具足、福德因缘不具足者,若没有真善知识摄受,明心的部份会自我否定而退转;不是他自己愿意退转,而是自己无法确认所悟其实无讹,所以会自己退转掉了。

  如《菩萨璎珞本业经》所说:菩萨进入第六住,修学般若空;如果悟后般若正观现前---般若就是如来藏的空性智慧---他要进入第七住时,如果没有诸佛菩萨或诸善知识的摄受,此人“若一劫,若二劫,乃至十劫,退失菩提心”,把所悟的真心又自我否定掉,退回外道常见中;所以我们要讲这些课程,摄受部份信力慧力较差的同修免于退转。

  于往昔学佛的过程中,在证果方面有一个疑问,一直无法解开:“为什么有些经典说:明心开悟只有别教七住,可是《十地经》却说明心开悟是初地,这其间的差别在哪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落差?是不是佛讲错了?有一些人来到这里,不肯用功做功夫及参究修行,只是用意识思维、并且四处探问答案;又私下约定:“谁先参究出来,就得公开讲出内容!”那么这样等于自己害自己,没有利益;这些人的目的只是在做学术上的研究而已。

  昨天我接到一封信,信纸大小如A4影印纸,密密麻麻写了九张;这个人来信做什么?他认为《正法眼藏---护法集》处处错误,《大般涅槃经》中佛的开示也错了;其实是他自己错会。

  但这封信不是外面的人写的,是我们里面的人写的,是学生匿名质问老师。他主要的争执为:“佛性是不可能眼见的。”他提出的疑问很多,如果我要全部作答,需要出一本书来解释清楚---我必须好几个月才能答覆完成---因为他提出的问题很多,有深有浅。那么我们讲浅的两点就好;第一点他说:“佛性不可能肉眼看得见的。”有些经典佛说佛性是肉眼可以看见的,有些经典佛讲的佛性意思是成佛之性。他不了解,便举出来与我辩论,其实是他误解了佛的本意,佛不曾颠倒说。第二、他说:“佛说法颠倒,佛在《大般涅槃经》里的开示是:‘世尊难逃人之将死,其言也乱的论定。’”他说世尊讲《大般涅槃经》是快要死之时讲的,佛是“人之将死,其言也乱”。

  我答覆所有善知识的书信,不论他是否为责难、质问,我都是很恳切;但是对这一封信,我的作法不同;我不客气的破斥他。但是因为没有时间全部破斥,所以我只有先捡第一点来破斥;第二点质问,我于回函中没有跟他谈,因为第二点质问的内容大多了,我没空答覆。

  他说:“你主张佛性可以肉眼看见,为什么你见性了以后还会变成老花眼?”奇怪了!见性了不可以老花眼吗?若真如此,则老人就不可能见性喽?是不是?那么近视眼也应该看不见佛性喽!以前被我们以为非常有智慧的人,居然写出这些话!仅是一段短短的质问,漏洞就有很多;我们在一九九五年出版的《悟前与悟后》,书里面有很多见道报告,都讲“一根若见,六根俱见”,是不是?

  他又说:“你看见佛性既是肉眼看见,如果眼睛阖起来就看不见啦!”可是《悟前与悟后》书里讲的很多---一根若见,六根俱见;眼根一时若见,他根亦可见性。不但我如是说,我们同修的见道报告也如是说!他自己看不见佛性,就用意识去揣摩、思维,以此知见想要推翻眼见佛性的事实。

  其实这个问题,以前在讲《楞伽经》时,他就问过我了;他说:“佛性无形无相,怎么可能肉眼看得见?讲眼见佛性是方便说,不可能是肉眼啦!也没有一部经典说可以眼见。”我说:“经里面明明讲肉眼可以看见。”他说:“哪有?”我说:“有啊!《大般涅槃经》卷八里面,迦叶菩萨问佛:‘佛性如是微细,云何肉眼而能得见?’佛答覆:‘这不是凡夫所能见,就好像二乘人不知道非想非非想天的境界。’”如今他说佛这个说法,是说法颠倒,说佛是“人之将死,其言也乱”。

  你骂我什么,我都可以接受;可是你若谤佛,我就不能接受。对佛没有恭敬心的人,没有资格学佛,更不能学佛之第一义法;他说:“二乘麟觉且置”,麟觉就是缘觉,就是辟支佛,“声闻阿罗汉是出三界的人,阿毘达磨论还在(注:阿毘达磨有些是二乘人讲的论,名为阿毘昙,不可以全信!因为二乘人不了解第一义谛。阿毘达磨俱舍论方可信受,是证悟菩萨所说故)阿毘达磨论中明说无学是出三界的人。”他又说:“你认同佛讲的二乘人不知有顶天之境界,就等于有顶圣已出三界,而不知有顶境界(注:有顶即非非想天),阿罗汉已出三界而不知有顶天的境界,岂不可笑!”到底是他错还是我错?这是个很浅的问题,他也弄错。

  我们打个比方:“古时候中医治病,他不须要管你拉肚子是什么细菌,腹泻的药投下去就好了嘛!譬如:佛说一个故事,说有一个人中箭,你只要把箭拔掉,敷上创伤药不就好了吗?不须知道箭是什么材料?上面是什么鸟的羽毛?而箭是什么人造的?什么时候造的?哪个地方出产的?不要去管它嘛!同样的道理,二乘人只要知道断烦恼的道理,就可以出三界了,何必要知道非非想天的境界是什么?怎么连这个道理都没有想通?又譬如说:阿罗汉有两种,一种是俱解脱,一种是慧解脱;慧解脱暂时不说,俱解脱的阿罗汉四禅八定具足,但是他如果没有修神足通,虽有四禅八定,他也不知道非非想天是什么境界。又如证得四禅,却没有神通到四禅天,这样的人也不知道四禅天是什么境界,必需待死后生到那里才知道。俱解脱的阿罗汉,虽然四禅八定俱足,得灭尽定,如果没有神通,未能生到非非想天,他便不知道彼处境界,更何况是慧解脱的阿罗汉?二乘人不知道非非想天的境界,除非他有神通配合,能够到四禅天、非非想天去;故佛说法没有错误,是他自己不懂。

  一切人不可谤佛,谤佛会下地狱;谤舍利弗及目犍连尊者就下地狱了,何况谤佛?所以对于他如此谤佛,我无法接受。我从来没有过这样---信一接到马上就回信---回信已经写好,请人打字,打出来以后再寄给他,希望这件事就此了结,因为我实在抽不出时间对长函中的问题一一答覆(编按:后因元览居士再度来函相逼,萧老师已就前后二函之全部质疑一一答覆,缮成《平实书笺》一书,于一九九八年出版,由本会印行,免费赠阅)。

  谤法谤佛,我们无法接受,我们共修这么久,做那么多事,无非是续佛慧命,然而会内有少数人却是“养老鼠咬布袋”---我养大养肥它,它却反过来咬我,只因为它不能像我一样成为人(不能眼见佛性);我真的无法接受谤佛谤法的人。

  回信打字好了,还要影印贴在各共修处,然后各班的老师与助教各发一份,需要的人可以找亲教师或助教影印。在《狂密与真密》出版之后,有时间的话,我们不妨来回这封信,一条一条答覆;或者干脆出一本书,让大家多了解一点密教。密教里面也有许多错误,《西藏度亡经》不可信;它说:“死后每一天都有一种微弱的光,柔和的声音,那个不是佛;只有另一个强烈的光与暴雷一般吼叫的声音,那才是佛。”佛那么慈悲度众生,还要以暴雷声音吓你吗?没有这个道理。《西藏度亡经》和一切种智不相应,诸位以一切种智加以检查就知道了。

  言归正传:现在来谈一切种智,请看方才发给各位的影本。一切种智是什么?了知如来藏的一切种子功能差别,就是一切种智。如何进入初地?为什么同样是开悟明心(暂不论见性),有人入初地,有人是七住?是不是世尊说错了?明心的七住菩萨如何才能进到初地?

  请大家看方才所发的经文影印纸,请阅读圈起来的经文:“又自己所具身器世间,皆是藏心之所显现,刹那相续,变换不停。”二乘人和菩萨之不同,就在这个地方;菩萨出三界,还要知道出三界的道理;二乘人出三界,不需要知道出三界的道理;菩萨出三界还要知道三界、二十八天的境界,二乘人用不著了知,二者差别如此。

  佛说“一切法自心所现”,自心所现的道理,二乘无学圣人不须知道。自心是从整体来讲,八识心王整个合而为一,因为七转识也属于如来藏,是如来藏的功能体性之一---我们说如来藏有个能取、所取;相分是所取,见分是能取;如来藏显现外相分及内相分。外相分:山河大地、色、声、香、味、触等法;内相分:我们七转识直接接触到的,配合外相分而现的五尘影像是内相分。相分是所取,七转识是能取。但是一切境,不管内相分、外相分,统统都是如来藏所现;包括自己的色身、山河大地等等相分,都是自己藏识所现(山河大地须共众生藏识方现)。

  从内相分来说,山河大地是自心藏识所现;有生以来,能见的你并没有真的看到山河大地、也没有接触到山河大地,你接触到的是自己的内相分五尘而已(编按:详见萧老师所著《真实如来藏、楞伽经详解》书中开示即知)。另外还有个见分---见闻觉知及作主的心;见分透过内相分去执取山河大地外相分。山河大地是共业有情如来藏所现的外相分。所以说:所见的身、器(物质世间)都是藏心之所显现,刹那相续,不断变换。

  “种种色身,威仪进止;譬如死尸,咒力故行;亦如木人因机(机关)运动。若能于此,善知其相,是名人无我智。”这一段佛语,你们已经明心的人一读就懂了,可是悟错的人读《楞伽经》到这一段时,全部死于句下,不能通达。(编按:此段佛语是宗门密意,故不明说解释;真悟者读之自解,亦不须解释。)我跟你们印证为悟了,你以此段佛语自我检查,就知道所悟对错,不必诤论。

  你明心时,就是人无我---你知道色身非我、能知能见非我,乃至定中一念不生的微细了知心与返照心也非我---没有一个真实人我存在,假合所成而已,其实都是如来藏心之所显现。《楞严经》讲五蕴十八界之见闻觉知性:“不是因缘,不是自然”,六根六识六尘及见闻觉知性不是二乘所讲的唯因缘生,也不是外道讲的自然生,都是如来藏所显现的;此即证得七住菩萨的法智类智---你只知道一个总相、一个总体而已:“哦!这就是如来藏!”

  譬如非洲森林中的土人,不知道汽车是什么?人家跟他形容:“有四个轮子,可以开著到处跑。”他听不懂;等他见了,就知道了---这相当于法智类智。其实汽车里面有很多东西:窗子怎么开关?冷气如何开关调节?怎么运转方向盘?怎么驾驭?怎么加油上路、刹车?怎么构造及修理?这就相当于一切种智。此后,属于法无我的部份,必须要了解:什么是八识心王?什么是遍行五、别境五、善十一……等等,这一些法的体验属于一切种智。

  “是名人无我智”:真正明心之人方能善知木人机发像起、咒力起尸,证得人无我,但也只是别教七住。很多大师讲:“明心开悟就是初地菩萨。”包括这位和达赖喇嘛“世纪大对谈”的○严大法师(举示剪报)也如是说。他说:“什么是开悟?”我念给诸位听---刚才有人送我这张剪报---他先讲:“参话头,是把一句没有意义的话,不断连绵不绝的问。”请问:话头没有意义吗?他又说:“什么是开悟?就是这样问自己,问到杂念不起,妄想不生,也不罢休;然后突然间爆出智慧的火花,发觉到自己的一切烦恼和挣扎,无非都是由自己的愚痴;你发觉到自己的愚痴,那就是开悟了。”诸位开悟者,请问:“这是开悟吗?”未法时代,邪师说法非常多;“邪”不是邪恶,而是不正确的说法。

  已经破参者从方才我念的那一段佛语,一定知道自己所悟对不对了!还没有破参的同修们还是不知道我这一段话在讲什么?这是正常的,不要难过;等你破参时就知道:“奇怪!佛早就向我们明讲了,怎么我不知道?”

  “大慧:云何为法无我智?谓知蕴、界、处是妄计性”,法无我的智慧就是知道五蕴、十八界、十二处是属于妄计所执性,就好像蕴界处---离我、我所---根本没有我、我所存在。五蕴、十八界、十二处等见闻觉知性都是假合而成,哪有一个真实的我与我所?它是“唯共积聚爱业绳缚,互为缘起”:只是因为受末那意识的渴爱、贪爱的各种业的绳子所系缚,然后由如来藏出现而已---其实没有一个真正能见闻觉知的人,也没有一个能创造世间的人;五蕴、十八界、十二处见闻觉知也是一样没有真实不坏之自共相。

  声闻人就是执著有自相:今生已证知我的五蕴、十八界、十二处见闻觉知没有自相,害怕隔阴之迷而被来世的自相所缚。声闻人又执著有自共相:我有五蕴、十八界、十二处见闻觉知的自相,别人和我一样有这样的自相,害怕被来世的自共相所缚;声闻人执著来世自共相---想要远离它;所以要取涅桨。菩萨却证知这些都是唯心所现---自己的如来藏所显现;所以他不需要取涅槃,他走向成佛之道路。

  “虚妄分别种种相现”:因为不知道,所以虚妄嘛!所以在那里胡乱分别种种的相出现:色声香味触法中的见闻觉知性及出三界的法;这都是愚夫的分别---没有智慧的人所生的分别,不是有智慧的人所说的法。

  “如是观察,一切诸法离心、意、意识、五法、自性,是名菩萨摩诃萨法无我智。得此智己,知无境界,了诸地相,即入初地。”,诸位从这一段就了解了:你能这样去观察,把你所证悟的如来藏去体会,从悟后修学唯识一切种智,去了解如来藏所蕴含的一切种子,了解后加以体验证实,才知道这一切法及一切法相,都是唯如来藏显现,没有我、我所:五蕴、十八界、十二处也统统一样,这样观察深入,渐渐可以了知五法三自性……等,这就是证得法无我,成初地圣人。在这一切法中找不到真实不坏、本来自在的我,只有无我寂灭性的如来藏,这就是分断法我执,证得初地无生法忍。

  法无我之内容如下:五法---分别(觉想)、名、相、正智、真如---三种自性及七种性自性。另有七种第一义般若,但此段经文没有提到,因为已在卷一之中开示过了。这一切我们都已在《成唯识论》之中广说,你能够观察并透过日常生活四威仪中去体会证实---它确实正确,法无我境界就证入了---证知这一切法之中根本没有一个我;从如来藏的立场来看,真正无我,离见闻觉知复不作主故、不自觉我故。但如来藏生出许多法---蕴处界及衍生之万法,这些法之中有没有我呢?你去了知、观察、证实。证实时你就能不被外境所转---你知道法无我智时,你知道根本没有什么心外之境界,都是自心阿赖耶识所现的境界,这样你就可以实证法无我;证法无我后安忍不退,名为无生法忍,初地就是如此。实证初地法无我,可逐渐了知二地、三地乃至八地、九地、十地,这样就可以进到初地满心百法无我境界---你能加以体验。

  但不可认为“我进入初地就会有种种有为法境界!”其实那是般若智慧而已。因为进入初地者,有一种人有轮宝,一种人没有;有一种人有庄严报身,有一种人没有。为什么?我们现在就将它弄清楚。

  以前我们讲的《楞伽经》是四卷本,求那跋陀罗所译。楞伽经有三种译本,第二是菩提流支所译《入楞伽经》,第三是实叉难陀译之《大乘入楞伽经》,三个译本之中最容易了解的是最后的这个译本,也是译得最好的。第一个译本也有可取之处---较接近原文的语意。但其文义(辞)较艰深难解,故《大乘入楞伽经》重新翻译时,唐朝皇帝写了一篇序,序文中言:“元嘉建号,跋陀之译未弘;延昌纪年,流支之译多舛。”意谓元嘉年号时,求那跋陀罗所译的四卷本《楞伽经》,它的义理没有人能把它弘扬出来,因其文辞太艰深,如果未悟得根本,古文亦未通晓,就没有办法去弘扬。菩提流文所译的译本则有很多道理是译错的,因为他用自己的意思去译,未完全依原典。《大乘入楞伽经》则很清楚地表达佛意。其余二译,有些佛意没有完全译出来,所以我们强调“要三译并存”,因可以互相对照。

  意即修学一切种智,必须是开悟明心找到如来藏(得法智类智)以后,因知道总相,再来学一切种智---把如来藏及见分相分之五法三自性、七种第一义、七种性自性等义理证验通达。百法---《成唯识论》即是讲百法---证验通达以后,就是百法明门完成---成初地满心。那么我所讲解的《成唯识论》如果能具足吸收,配合十无尽愿及发起圣性,你就必定是初地了。(迷迷糊糊地,有听没有懂,那不算哦!)你必须确实具足诸法无我的智慧而能安忍不退才算初地。

  初地有二种:一种得佛加持,一种没有。得佛加持者,例如《楞伽经》中佛说:“诸佛以两种建立;建立初地菩萨摩诃萨入大乘照明三昧,十方诸佛为现一切身面言说。”这是第一种建立。第二种建立---菩萨于九地圆满进入十地时,诸佛发动十方一切十地菩萨偕其无量眷属同时来贺刚入十地的菩萨,十方诸佛遥灌菩萨之顶加持,圆满十地功德。这个灌顶才有用,密宗的灌顶,灌满一千次仍无益于道,那只是一个形式,别被他们唬住了;他们用的名辞很吸引人,佛子很容易被笼罩住。如今甚至没有一位大师敢讲这些话,真的很奇怪!真的是末法。

  如果《成唯识论》的法无我,你真的好好弄清楚了;有一天打坐时,因为具足大乘照明三昧,那时十方诸佛“为现一切身面言说”加持,给你很多好处---发起轮宝及庄严报身;这时你就能游百佛国土、面见百佛、动百佛世界。这个初地菩萨和没有加持的初地菩萨,相差有天地之别;但是未受加持之初地菩萨慧门却不得了,因为五法三自性、七种性自性已经通达了;如果通达了,你就是初地;没有通达,就是别教七住。

  如果懂得七、八成,能够出去摧邪显正,则是六迥向位菩萨;必须具备摧邪显正的择法眼,否则只入七住位而已;就算是见性了,仍只是十住而已,还在习种性的菩萨位内,无法进入道种性。

  初地菩萨由于过去世修过唯识种智之学,今生未悟、未找到如来藏前,因胎昧之迷故,状若凡夫;然而有一天找到了,就很快进入初地,他只需几年功夫就可以对种智增上慧学加以体验。写信来质问的这位师兄,被藏密祖师误导,不信一切种智---唯识之学;虽因我缘而得悟入七住,但因得少为足,不肯悟后起修,还在习种性之中,难怪习气还那么重。习气重、不是我们要度的人,即使悟了也会退转,没有功德受用,不如让他趁早离开;留下来没有用,只会破坏正法而已。

  至于我们所传的法是不是正法?诸位可以自己检查:你被印证了,请看你们手中影本圈起来的那一段经文,就知道对不对了。开悟了很久的人,如果还对佛所讲的经句有意见,那他的见地在哪里呢?我不知道。

  佛子学法,不知道的,不要强以为知。我以前一直不敢强说悟者为什么有七住与初地的差别。不敢强以为知:自己随便编个理由,或说世尊讲话颠倒:“佛之将死,其言也乱。”不敢这样讲。佛讲话一定有他的道理,绝对不是我们所能完全知道的。对于经文中仍有不知道的地方,不可因此就诽谤为伪经,亦不可谤佛,那是很严重的地狱罪。

  我在信上跟他讲:“宣化法师,他舍报前胡言乱语,舍报后落入鬼神道,不能再重生为人,只为错说第一义。”他还没有把第一义推翻掉,还未谤佛谤经,他仅是说错而已;而他持戒精严,尚且落入鬼神道。若是在家人,没有持戒精严,又谤佛谤经,将来怎么办?因此,我写给他的信很严厉。但是我也告诉他:为什么我要这么严厉?我从来没有如此严厉过,我希望他了解。

  至于报纸上的这位大法师,不知道还强以为知,把狐狸尾巴掀给人家看;他曾经多年骂我们不如法,这是很严重的事;这就是末法。这是今天的精神讲话,藉著某人寄来的挑战信函,为大家说明学法修法必须严谨,也顺便开示悟入七住之菩萨如何转入初地之道理;希望大家以此信为戒,其因邪知邪见而造作诽谤三宝之地狱业。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如何从明心之第七住进入初地,知道以后要付诸于实现,求入初地,不要只是意识思维。必须要把你悟的如来藏八识心王百法,在行、住、坐、卧之中,用我们所讲解的《成唯识论及楞伽经》的种智去体验,其中有很多佛法值得大家去体验。初破参的人不容易体会种智,是正常的事;打听而知真如名义的人更体验不来,因为他没有经过参究的过程,他的心粗得像大石头一样,根本没有办法体验;想要进入初地,还早得很呢!还要等很久很久,这些开示对他几乎完全无用。对于真正悟得本心的同修们,这件事情却很重要,是切身的问题。这样开示以后,大家就可知道从破参第七住如何进入初地?但是这个过程之中要经过六迥向位,六迥向位菩萨要做的事就是破邪显正;这些长远应作的事,你有没有做?你是不是和那些诽谤正法、抵制正法的人和稀泥呢?若是,那你六回向位都过不了,更不用说初地了。

  为了正法久住,肯丧身舍命,下定决心摧邪显正,你才有可能在三贤位中获得佛的加持,而让你渐渐圆满大乘照明三昧,进入初地,不然是不可能的。一个人从来不肯为了义佛法用心护持,来到这里要我帮他悟,我也不可能帮他悟。如果他对了义正法有很大的贡献,虽然他不求悟,我也要帮他悟---他是佛法的大护法呀!这是很重要的事情。从佛来讲就是这样:这个人一天到晚这样怀疑正法、破坏正法,佛怎么可能去加持他圆成大乘照明三昧呢?莫说大乘照明三昧,欲求六迥向位摧邪显正的智慧都不可能的。但是要成为初地菩萨,并不是只具备前面所说的增上慧学就能完成,还有两件事要做:第一件事是修伏性障令永不起如阿罗汉,或者修除它;第二件事是于佛前胡跪,发十无尽愿---尽未来际不舍十大愿。加上《楞伽经》的增上慧学如实证验,证得道种智,发起法眼,能辨诸方大师堕处,才算是初地菩萨。

  进入初地后要怎么修行?你把《成唯识论》验证通达之后,要怎么修行?初地专修布施,到最后乃至内财都施;如果你没有这样的决心,不要向人说“我是初地菩萨!”以免成为大妄语人。以上是告诉诸位:“什么是七住?什么是初地?”可是你对任何人都不可说“我是初地”,对不起!我没有跟你印证;你如果对人自称初地,以在家身相受人供养礼拜,你就不是初地菩萨,这些道理要让大家了解。

  因为所谓的证果,是要你知道十地的次第,让你去了解悟后修道的次第,不是让你去执著:“我是第几地?什么果位?第几住?第几行?第几迥向?”不必去执著它!你去执著它,就不是证果了。因为佛法的证果,只是解脱正受及智慧正受,里面什么境界都没有,也不会颁发证书给你。证果是没有所得,唯是自心所现般若慧与解脱执著而已;有所得就不能出离三界了,有所得就不是大乘般若智慧了;有所得及有执著,就不是人无我与法无我了。以上是藉他人来函挑战的因缘,顺便开示证悟者如何由七住位转进初地之法门,希望对大家的道业有帮助,也希望大家努力修除末那识的人我法我的执著惯性,渐渐发起圣性,远离异生性,向初地迈进。接下来仍旧回到《成唯识论》的课程……(本书根据1998/7/14开示录音带整理润饰而成。) >>(完)<<

  **********************************

  《明心与初地》续讲:

  由一封函件引发的缘起,所以会有这篇“续讲”从第五刷起增印于本书中:

  传胜师兄:阿弥陀佛!感谢您给我这个机会,能够校对整理导师的《大乘起信论讲记》文稿,有几点问题向您说明,并报告进度:

  1.……(略)2.……(略)3.……(略)4.……(略)

  5.对于 导师上课前的开示(与论文没有直接关系,但却是很重要殊胜的开示),保留在原位置,再请 导师定夺该放在哪儿。 敬祝

  道业精进、同登莲邦

  阿弥陀佛!

  末学 白志伟 合十

  西元二○○三年十二月十五日

  兹将“很重要、殊胜的开示”题为《明心与初地续讲》附载于此:

  搬到新讲堂以来,我没有依照旧讲堂的例子讲过精神讲话,今天应该讲一讲,希望大家改正一些观念,也让大家了解说:“明心了,那还是习种性位!”这应该让大家了解,不要说某某人明心了以后还会怎么样…怎么样…,所以你就起了烦恼:“嗯!这个法可能有问题!”

  所以,今天要跟诸位讲“菩萨三贤位的修证”。三贤位的修证内涵,可以说是近百年来全球佛教的学佛人修证上的盲点和瓶颈,所以我们今天要跟大家讲一讲:三贤位菩萨的修证,到底应该做些什么才能进入初地?但是在讲这个三贤位的修证法义之前,先要讲一个故事、一个寓言;我从来不讲故事和寓言,但是今天却要讲个寓言:

  “ 佛陀住世时,每到下午 祂讲经说法完毕的时候,已到黄昏,就有一个漂亮的女人故意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佛陀的精舍里面去;到明天早上,人家要来听 佛说法的时候,她就从精舍里走出门去,然后她的肚子就一天一天渐渐的大了起来。最后她就对众人说:“我这肚子里的孩子是佛跟我生的。”请问你们信不信?(大众同答:不信!)当然不信啊!因为有究竟佛证量的人,怎有可能作出这种事来?可是有的人就会信,因为佛在世的时候,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很崇仰 祂,到晚年以及入灭了以后,才被大众共同追认为很尊贵的。当那个女人在那边诬赖 佛的时候, 佛都默然,不作辩解;玉皇上帝──也就是释提桓因──看不过去了,就化为一只老鼠,跑进她裙子里面去把那绳子咬断,结果是一个木盆掉下来,大肚子就消失了,这个诬赖谎言就破掉了。

  最近有些人假借赖师兄的名义在谣传我的坏事;请问赖水泉师兄在不在现场?(有人回答:今天没有来。)没有来啊?有人谣传时这样说:“赖师兄亲自跟我讲:‘萧老师跟我订了三十五个吸顶式的喇叭,结果却反悔而不跟我点交那些喇叭,害我积存了一、二十万元的喇叭款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想这件事应该是以讹传讹而传错了,我不相信赖师兄会这么讲;因为我当初有跟他说过:“这种喇叭很重,我们这个天花板很软,恐怕不能支撑住,还要加上方木,不然一定会掉下来砸到人。”所以我当场有跟他说:“我们要不要用这个东西,还要再研究;如果需要的话,我还要到讲堂去算一算、量一量,大概需要多少个,确定了数目以后再请你去买。”我有这么清楚的交代过,后来也没有确定要用,我也一直没跟他确定数目,也没有交代他去买;而且这个讲堂地方不很大,天花板不是很宽广,装上三十五个喇叭也很不好看。

  后来蔡鸿祺师兄说:“我们新讲堂有没有打算装置什么样的音响器材?”他就给了我建议,那就是诸位现在所看到的那两个黑色喇叭箱,那是他所建议的。所以我一直没有向赖师兄下订单,也没有跟他确定数目,我不晓得这些传闻的三十五个喇叭的数目是从那里来的?诸位想想看:这三十五个装上去,我们才这么大的空间装上三十五个吸顶式喇叭,会成为什么样子?所以我不相信赖师兄会这么说,因为他很清楚知道我并没有确定要用那种喇叭,也还没有跟他确定数目;既没有确定数目,他要怎么去叫货呢?所以一定不是他已经叫货了,一定是学员私下传来传去传错了。

  就像一个西洋寓言说:“某甲早晨看见一只鸡无缘无故掉了一只毛,说给某乙听;某乙转说给别人时就变成掉了二、三根毛,辗转传到最后时,变成‘某甲早晨看见一只鸡全身的毛都掉光了’。”我想应该是这样子传来传去而传错了,不是真的有这种事情,我不信赖水泉师兄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因为我既没跟他订货,也没有给他货品的数目,他怎可能会去跟厂商订货而积压货款呢!今天我能说出这些妙法,不是当代任何人所能宣说的;有这种证量的人,会作出那种事情吗?但是有的人就是没智慧,就会相信,就好像愚人相信佛陀会跟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发生肉体关系一样的没智慧。

  同时也要顺便跟诸位说明一下:石城的禅三道场并不是我们同修会的道场,我们是向赖水泉师兄借用的;虽然他说过要捐给同修会,但实际上我们不可能接受,因为他的经济状况不好(还在向人租房子住);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想平白无故的接受他的捐赠;而且事实上也不可能完成捐赠,因为土地和房屋的产权都还没有解决,根本就无从捐赠。但是诸位如果跟他赞助,我从来没有反对过;就像你们护持所有的三宝一样,我一直都没有反对过。我只说你们要护持正法,但没有说“哪个地方你们都不要去护持”这样的话。三宝是一体的,你们去护持,我也是随喜,我也是一样多多少少会护持的,所以我也曾护持他;只是当他后来知道是我护持的钱,他不敢收,只是这样而已。

  但是我要声明的是:“你护持他的道场,那是你跟他之间的事情,和我们本会无关。”就像你去护持外面各大山头时都和本会无关一样。这个意思就是说,有智慧的人要有慧力去判断,人家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你要有慧力去判断。佛修证到成佛了,会去跟一个女人同居生孩子吗?修证到我这个阶段的人,会是跟人家订货而不认帐的人吗?你自己要有智慧去判断,如果你自己没有智慧去判断,而被人家所转,又退出会外去了,那你就是进入宝山又空手出去了,这是学佛的人所应该有的智慧,否则就会障碍自己的道业;障碍了自己的道业,连明心的无生忍智都保不住,那就别说三贤位的进修圆满了。

  接下来我们要讲三贤位的修行,应当如何圆成进入初地的功德?“进入初地”这几个字绝不是说著好听的,必须要有一些基本的功德,不可能凭空就完成。我们会举出一些现成的例子来说明三贤位的修行,因为这一些是我们会里近来发生的现成例子,也跟大家的佛道次第观念息息相关。

  三贤位是指十住、十行、十回向位,其中的十住位又叫作“十发趣”;十发趣,意思就是说有十个层次让你发起那个心:趣向佛菩提道,以及趣向大乘的解脱道;这叫做十种发趣,也就是十住心。那十住位的修行是从初住位的“布施”到十住位的“见性”,这都是习种性的人。初住位是修布施,你们没有办法做法施,那你就做财物的布施;二住位严持戒法,……乃至六住位熏习般若;那你破参的时候就进入了七住位,七住位之后得要继续修学,锻炼功夫,准备眼见佛性;后来你眼见佛性了,就进入第十住位,就是《大般涅槃经》中佛所说的“十住菩萨眼见佛性”,但是从初住位到十住位都还是习种性人。

  习种性有两个意思:一个是说他的习性还很重,因为他还没有进入修道位,所以凡夫的习性还很重。因此禅三明心回来的人,他本身原来习性很重的人,现在仍然还会习性重,这是正常的;见性回来的人,当他的禅悦期间过了以后,习性还是会有一部份又恢复了,这也是正常的,因为都还是习种性的菩萨嘛!习种性的第二个部分就是说,他还要熏习很多的法,也就是还得要熏习很多的相见道位所应修的般若别相智,以及熏习入地所必须有的道种智,还要熏习很多的法义,所以也叫做习种性。

  这是从初住位到十住位来说的,叫做十发趣;你们来同修会学法得法以后,应当要这样观察:观察自己在悟前是否为习种性人?  也要在悟后去观察自己:是否还在习种性里面?  你也要去观察其他的人:他悟了以后是不是也还在习种性中?  还没有证悟以前,当然还在习种性中;悟了以后入习种性,还没有离开习种性,这也是正常的事。你也应该普遍、周遍观察,从同修们到义工菩萨、助教、亲教师、乃至观察我,都应该加以观察。这就是说你要有智慧去观察:什么人是习种性人?什么人离开习种性而进入性种性了?

  但是一般人不了解,就说:“开悟了,当然就是圣人嘛!”这是从外道的境界上来讲:明心的人就是圣人。从一般佛门中的凡夫来讲,明心的人也当然是圣人;但是在大乘别教里面来说,明心以后仍然还是凡夫,叫做“内凡位中的贤人”,还不是圣人,因为仍只是三贤位的贤人,还没有进到初地圣位。如果这样观察之后,你有了这个正知见,然后你看见某一些人证悟了以后,乃至当起亲教师的职务,甚至也许未来当导师了,还有很多深重的习性在的时候,你也不要起烦恼而障碍了自己的道业,因为这就是习种性人。这是你们应该建立的第一个知见,你应该去观察你的导师、亲教师还有没有深重的众生习性?如果悟后还在习种性位里面,那就表示说这个人悟后没有进步,但并不是法有错误而使他这样。法有没有错误?引据三乘经典来印证,自己就可以很清楚了。我们要说的是:证悟了也只是发起见地的菩萨,他的般若见地还没有通达,离通达位的初地还远著;解脱果上的证量也还没有到达薄地(二果)、离地(三果)的境界;道种智也还没有发起,所以还在习种性位,要到通达位的初地境界,还有一段很长的过程要修。

  接下来讲十行位。十行位又叫做“十长养”。十长养是 佛所建立的十个层次,要让你去长养菩萨应该有的圣性;不是长养凡夫性,是长养圣性,要让你具足菩萨性。这个十行位所要做的,就是努力去发起圣性;发起圣性最主要的部分就是把我执加以降伏,把习种性位的那一些习性加以消除,这个叫做长养圣性。在长养圣性里面有一些事情得要注意:

  第一、必须要直心,不怕得罪人。譬如说我们破邪显正─这个破邪显正非常重要,以往我们在印度南方跟天竺密宗想要和平共存,结果和平共存不了,我们的正见还是被人家和平的淹没了;后来在中国西藏,我们也敌不过藏民的业力,还是被邪见的势力给消灭了;当年在汉地又没办法弘传了义法,因为清朝、明末、元朝这一些所谓的国师以及皇帝,大部分都属于密宗的信仰者,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在汉地传法,只好投生到西藏去,希望能从根本上解决佛教法义弘传的问题,但还是被黄教达赖五世假借萨加与达布的手,把我们灭掉了。有过这些经历,今天我们还要再跟他们和平共存吗?当然不行!我们这一世也经历过七、八年的时间想要和他们和平共存而不可得,因为人家派人来破坏我们正法。既然和平共存不可得,那我们就开始摧邪显正;但是摧邪显正的过程中,我们在初期也都不指名道姓,可是这种很婉转的作法完全没有作用,所以我们不得不从去年开始指名道姓的破邪显正。

  这个摧邪显正,罗老师(编案:后来宣称要去大陆与其夫共住而离开同修会)当时并不认同指名道姓的破邪显正,她不认同!我听说○○法师你也不认同,不是吗?然而这一些事情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不摧邪显正的话,人家就会故意歪曲事实而说我们是异端、外道,逼使世尊的了义正法无法弘传。如果我们的法义跟他们一样所以不摧邪显正,我们也是会被人家的势力淹灭掉,所以进退都难!今天,我们的法义既然正确,而他们的法义则是完全违背佛的教法,他们当然不可能认同我们,也绝无可能容忍我们继续弘传与他们不同的证悟法门,所以是不能被包容的,所以我们必须把事实列举出来;如果不列举出来,那正法将不能安全的、长远的继续流传。

  在最早期,我跟同修们说:“破邪显正的事情我来做,你们做好人就好了。”但是在这三、四年来,我要求我们的亲教师们一定要跟著破邪显正;因为如果不破邪显正,那问题就出来了,所以破邪显正非常重要!不能怕得罪人,你如果怕得罪人,想要跟人家和稀泥,这样就表示你还在人情上面用心,不是在世尊的法上用心,这样是不可以的,这不是直心的人。譬如有人这么说:“某某法师、某某大师、某某居士悟错了,导师讲过了就好,我们就不要再讲了。”不许别人说出来,这样对不对?不对欸!因为真正的法和错误的法,他的分际差别必须要让众生普遍的了解;因为众生没有慧眼,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当然会被误导而走入岐路;所以正法邪法的分际,应当要继续说,大家都应该讲!如果有因缘就应该要破,不可以打马虎眼;不可以说他们是我的师父,或他们跟我有缘,我就不去破他;大家应该尽量去救拔那些被误导的众生,你们已经离开了大师们的邪见、我见深坑,众生们却还没有离开啊!你们要救拔他们嘛!

  另外,不能怕得罪人,罗老师你那个禅三学员的选拔录取,那是你的职责,你不能拉助教来参与,助教没有权利参与这个事情;我们向来没有这个例子,这是由各亲教师来选拔的。学生如果因为没有被你录取,他就不高兴,那是他个人的事;他不高兴的话就正好淘汰掉,不要怕得罪哪一个学生;如果说没录取就不高兴,那这个人正好淘汰,不是我们要度的人。有很多人到第四次报名才被录取,那么多人报名,一次只有五十个名额,哪有可能统统中奖呢?不可能嘛!所以请大家注意:“一定要用直心行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既然会里订下那个规矩,我们就照规矩来做,不要有违背规矩的事,如果怕得罪人,老想当好人,这样就不对了。

  在摧邪显正上面怕得罪人,就是因为有我见、我执,落在“我”与“我所”上面;落在“我、我所”上面,就没有办法摧邪显正了。佛教界大家都想要当滥好人,当滥好人我也会啊!可是当好人对众生有什么利益呢?对佛教的未来又有什么利益呢?都没有!所以,为了众生的法益,为了佛教全体的利益,不要怕得罪人。譬如有人说:“萧平实利用法师做法会,萧老师是个居士,做法会不应该跟寺院一样。”这样讲对吗?这种心态是不正确的。我们应该说,做法会是看你怎么做?也要看这个法会做下来的结果是如何?

  也不能够说:“你们居士做法会,把寺院的信徒抢走了。”我们去年做三时系念的时候,让○○法师很辛苦,但是我有事先声明:“我们做法会不收钱。”我们并不核对参加的人有没有缴钱,只要报名了,就列入超度的名单中;所以有些人可能并没有护持过一毛钱,我们照样为他们的祖先平等的办超度。你们如果护持道场,那是你护持道场的功德,把那个功德去回向给你的祖先,而不是拿钱来买我们作这个法会给他;我们超度他,但是他的功德不足,你们帮祖先做护持正法的事情,因为护持正法的功德大呀!所以把这个护法的大功德回向给他。但这是两回事,所以我们不是做法会在收钱,这个要请大家了解。

  那么有人说萧平实是个居士,所以他不应该办法会;但是你要探究萧平实这个居士是胜义僧还是凡夫人?你也得心里有个底。虽然我从来不以胜义僧自居,我都说我只是个凡夫;你们跟我礼拜,我也赶快跟你礼拜;我也不跟人家收红包、金银珠宝的,但是要了解的是:凡夫僧虽然披著僧服,做法会或者收供养(以前中部不是有一位大法师舍寿以后留下七亿财产,徒众们在那里争吗?)但是我们同修会不同;我们是涓滴归公,平常和法会所有的护持款全部都在正法上面,都列在我们财务组的很详细的帐目下;我既不管帐、也不管钱、不经手钱财,所有的善款都用在利益众生身上,都用在延续佛法慧命上面,没有一分一毫是落在私人口袋去的;包括我独自出钱开的出版社,我也是只有付出、没有领过薪水,也不收取著作权费,我完全是做义工的,所以出版社的盈余都没有落到私人的口袋去,全部捐给同修会,都用在众生和弘扬正法上面;像这样的同修会和出版社,收了钱会有什么问题呢?

  如果会里开悟了的法师有机会为同修会主持法事,应该高兴才对。如果来到这里,不要说见性,光明心就好了;这个明心,三千万美金来跟我买明心,我都不卖!三千万跟明心这两个,如果只能选一个,我选明心,我不选美金三千万。就算为同修会主持法会主持到死,也不能回报我帮你明心的功德。因为这个明心就能让你永不入三恶道,如果很精进修除性障,一生可以证阿罗汉果;如果你有四禅八定的功夫,只要一个明心,当下你就可以成为俱解脱大阿罗汉;这样的功德,难道不够大吗?难道抵不过你为同修会主持一世的超度法会吗?所以说这个事情要让大家了解,一定要把自己的“我”这个中心的观念消除掉,不然无法发起圣性,就永远进不了初地。十行位所要做的事情就是长养圣性,长养圣性的工作就是永伏性障如阿罗汉;这个圣性发起以后,你才有资格进入十回向位,所以十行位又叫做十长养─长养菩萨性。

  那么○○法师打电话跟我同修抗议(萧老师面对○○法师说:)听说你的口气很强硬,又说不认同我们处理许老师的事情。但我们并没有处理过许老师的什么事情啊!(○○法师说话辩解,但录音带中听不清楚)许老师并没有什么事情让我们去处理他,所以你不应该编造这种话。你又说你不认同我们处理罗老师的事情 (○○法师仍然说话辩解,但仍听不清楚),但是我们同修会有定了规矩,我们的亲教师规则贴在布告栏上,台中也贴,这边也贴。我个人去带台中的禅净双修班的时候,那我当时就成为亲教师的身分,我也遵守那个规矩,我没有犯过一次规。我现在在罗老师的面前告诉你:罗老师严重违犯亲教师的规矩有很多次了,不是一次、两次。我们最近开过两次亲教师会议,都是为了罗老师的事情。第一次是许理事长交代要开的,第二次倒是罗老师她自己主动要开的。但是在开会过程当中(我也已经把开会过程的录音带给你听过了,因为你准备要做台中讲堂的亲教师了),我在开会的过程中,都没有提到谁犯过错,因此很多人不晓得我在讲什么,我说:“如果有人说什么事情,那么这样是不对的。如果有人说是哪一件事情如何、如何,这样是不对的,为了什么原因而说他不对。”我都用“如果有人”,我并没有指名道姓的提到罗老师,所以很多人到会议结束,都还不知道我在讲谁,这样子婉转的劝说,你仍然说我们这样处理不圆融(○○法师又插话,但听不清楚;大意似乎是说罗老师是这样告诉她的)不是因为她告诉你很多,而是因为你这几天对别人提出的看法与事实不符,所以我今天讲这些话。至于罗老师跟你讲的那些话,也是因为你提起了,所以她才会跟你说。

  所以,这个就是说,正法团体要维持正常的运作,它必须有一定的规矩;如果不订这个规矩,一人一把号,各吹各的调,那同修会就乱七八糟了,还能弘法吗?不如解散了,各人自己去弘法好了,不需要同修会存在了。所以这个请大家要注意。如果说这样的规矩定下来,你们少数人不能认同而想要废掉的话,那等于说要让大家自由发展,可是这样同修会就乱掉了。每一个寺院都有很严格的规矩,我们同修会一成立就定了那个亲教师的规则,不是后来或今天才定的;成立规矩的时候,现在的有些亲教师都还没当亲教师,罗老师那时候也还没有当亲教师,这是同修会一成立就确定了,不是为她而订定的。

  这个规矩不能打破,连我自己去台中上课,我都战战兢兢的遵守那个规矩。就像常常有一位吴师兄,小参室中要跟我谈明心内容的事,我也推掉,我说:“我如果跟你谈这个,我就违背了规矩。”我都战战兢兢的遵守,所有人都要遵守这个规矩;如果你要打破这个规矩,那你就落在“我”上面了,就是我执都没有努力去断的人。为了正法的弘传,还要请大家多忍耐,因为如果一个团体没有一个规矩去做的话,一定会乱;乱了的话,人家不必来合攻我们,我们自己就先乱掉,就结束了,正法也就到这一代结束就算了,不必再延续了。不肯遵守规矩的原因,就是“我”的观念还太强;这个要很注意,你们见性以后要完成十行位的修行,就是要把“我”压到最低,“我”如果不能压到最低,你就没办法发起圣性,就不能具足性种性,也就是说:菩萨性不具足。那就无法进入初地了。

  所以我们挑选亲教师,不是挑选能言善道的,我们是挑选心性调柔的,能够为人师范的;因为众生不了解,会这样想:“唉呀!悟了脾气还那么大?悟了还会贪?”这样的话,就会害众生断了慧命,这样是不应该的。

  关于收回录音带的事,这是我的主意;当初,包括许理事长要借这个录音带,我都没有答应。当时是张雪清师姐在桃园代讲菩萨道的教材,她客气的说她不太会讲,所以想要借听一下。我同修说:“好!”就私下借给她,可是她的心肠很好,一想就想到:“那要不要拷贝一份借给○○法师听?她快要当亲教师了。”我同修当然说:“好啊!”但后来发觉这样不好,既然许理事长连借都没有借成,那怎么又可以这样借出去?所以她跟我讨论,我说:“那就收回。”所以是我开口说要收回的。但是你不可以因为这样就不高兴说:“那这样我就念退!我就行退!”不能这么说。你想要出来当亲教师度众说法,得要有自己的见地,并不是把我的录音带誊作文字而一字不易的照念;要有你自己的见地:把我讲的法吸收了,然后从你的自心流露出来;我说《大乘起信论》时不是这样从自心中讲出来的吗?我讲《成唯识论》不也是这样讲出来的吗?我讲《成唯识论》也还是直接拿著论讲的,我讲《楞伽经》的时候也是拿著经本讲的,都没有打稿的,也不是一面参考注解一面讲的;讲经时应该是这样。

  那么你如果念退与行退,那也是正常的,为什么呢?因为七地以前都还有念退嘛!所以我对你并不担心。如果你念退了,我也不担心;因为你还没有到七地,念退是正常的嘛!如果说你因此而行退了,我也不担心,因为还没有到初地,都会有行退,入了初地以后才没有行退。如果说你会位退,那我不信!因为你一定不会退,一定不肯回到凡夫常见的邪见中,所以这个念退、行退、位退的道理,也要让大家了解。

  还有就是最近有许多的传闻,这一些传闻,罗老师你要多用一点心,要跟你那一些学员讲一下:“来到同修会学法,有好处、有坏处,好处是你可能二、三年就明心、就见性;坏处是如果一旦造了诽谤贤圣的业,舍报的时候,你就吃不了兜著走。”我今天话讲得很重,因为这是事实,以免有人误犯了就吃大亏了。所以遇到了义究竟正法时有好、有坏,但是在好与坏之间,完全在于个人,无关善知识,也无关正法;如果能够谨慎口业,就不会有这些现象,所以这方面要请罗老师多注意一下,好好的教导学员。

  能够这样去做,才能够把凡夫性消除掉,才能够发起圣性,不然你没办法发起圣性的。想要超越十住位,想要长养你的圣性而具足性种性,就必须要修除这些错误的观念和习性,除掉以后才能够圆成十行位的修证。这个时候是真正的无私心、无我心,这才能够称之为发起圣性,才能够说现在是性种性位的菩萨,具足了菩萨性,是十行位圆满。

  如果有人不认同我们执行亲教师的规矩,说要让我放手不管,让所有的亲教师各自为政,说这样才叫圆融的话,这样子其实是不圆融的,因为我们同修会不必多久就会坏掉了,了义正法就无法再传了;所以一定要有规矩才能成方圆,因此请大家注意一下。不能认同亲教师规矩的人,就是对自我的执著还没有好好的加以降伏,还落在见取见的斗争为性的恶劣习性中,所以想要自己随意任性而为,那当然无法发起菩萨性,当然无法圆成十行位的修证。这就是说十行位最主要的修行就是在长养圣性,把自己的那一些习性给修除掉,让那些习性不会再现行,才算是十行位性种性的修证圆成;因为你想要入初地,而初地是一切烦恼障都不现行;烦恼障现前是地前的事,地后就是开始渐除习气种子。所以才说初地菩萨永伏性障如阿罗汉,所以初地满心是可以取证慧解脱的,只是他故意不去断尽思惑而已,这样才叫作初地的入地心菩萨。这一些不好的习性除掉了以后,进入性种性位修行,圆满了以后,接下来才能进入十回向位。

  可是十回向位又有问题,十回向位又叫做“十金刚”,为什么叫做十金刚?因为十回向位的一切行,统统都是金刚行。单说初回向位就够了,你将来能不能进入初地?就看初回向位的行为就够了;初回向位的行门做得到的话,下去九个回向位就能做得到。初回向位叫做“救护一切众生离众生相回向”,你所有的身、口、意行,统统是为了救护众生:使你所救的众生可以离开众生相。那么众生相是什么?众生相就是五蕴相,就是我相──“以五蕴为我,以觉知心为我,以十八界为我”,这就是众生相。众生相就是《般若经》所讲的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都是从我见相而生。可是众生长夜无明,他们不能了解什么叫做众生相,所以我们应当要让众生了解;特别是已经在修学佛法的人,要让他们了解“我相、众生相是轮回的根本”,他们了解以后才能离开众生相。可是你想要救护一切众生离开众生相,在诸家大师都说意识离念灵知就是真如的时候,都在引导众生落入众生相中的时候,都不肯改变我见邪说的时候,你还能当滥好人吗?当不了的!除非你不想救护众生离开众生相,否则你一定要破邪显正。

  早期人家问我说:“月溪法师的法好不好?”我说好!“他的书可不可以读?”我说可以!不管问谁,我都说好,都说可以。结果人家说:“你承认我们的法是对的,但是你的法跟我们不同,那就是你的法不对!”所以就派人来把我们最早期的两位老师转掉了,就是这样,没有办法和平共存的啦!既然这样,我们就不指名道姓来辨正法义,所以出版了《护法集》;但是我在《护法集》书中也没写到月溪法师的名号,都是说:“某师云,某师云。”内行的人当然会知道说这是在讲月溪法师的错误,后来传来传去大家都知道那是讲月溪法师,但我们也没有指名道姓(编案:直到五、六年后改版时,才在附录参考书目的书名上面,加以月溪法师的名号)。但是这样下来五、六年了,有没有结果?没有!甚至于我们有人悟了以后还去大陆找元音老人灌顶呢!元音老人是个常见外道,因为落在意识心中,以离念灵知的意识境界作为证得真如的境界,连明心都没有;那你明心了的人还去找凡夫帮你灌顶,这么颠倒!这就是见地没有发挥出来,还没有明心者所应有的功德,还没有离开众生相;所以说我们一定得要很明显的破邪显正,我们破了我见与常见以后,才有办法把众生从众生相里面拉出来,让众生离开众生相,这是初回向位的菩萨所必须要作的正事;所以说,你们心里想要进入初地的位阶,就不能再当滥好人了,就不可以再把佛法拿来卖人情了。

  既然你想要进入初地,就必须经过初回向位;想要进入初回向位,你就一定要跟著我走过的路来走;我已经在前面大刀阔斧的砍得差不多了,你跟著拿小刀稍微砍几下也可以;你现在不必那么辛苦了,因为我打前锋打过了。如果你想证得初地的功德,就先要作好初回向位该作的金刚行,那就不要怕得罪人;能够不留情面的去破邪显正、救护众生,这样才叫作金刚行。可是能够有这种金刚心的人毕竟还是不多,一直想要将佛法做人情,那是妇人之仁。譬如说你看见某甲做某一件事情,已经预见他会做错了,也预见舍报后的果报了,你就应该赶快跟他讲!不然他的后果未来会出现。可是你心里面想:“我要是跟他讲了,他心里会很痛苦,所以不要讲。”结果让他以后受到更大、更长久的痛苦,这叫做妇人之仁。

  (萧老师转向女众说)我相信你们这些女人不会,来到这里安得下心来的女人都不算妇人,都有大丈夫之志,但是必须要看清这个事实。不要因为怕那些名师难堪,就不说他们误导众生的法有错;你不说,他永远会以为他真的开悟了,他就永远落入大妄语业里面;那他就不懂得要忏悔,那舍报时节到了该怎么办?你要为他们想一想啊!譬如印顺导师把七识、八识否定掉,说阿含没有讲七、八识;我在这些书里面把他指明:阿含有讲,是他读不懂。那这样,他未来就有机会求证真相;求证过了,证实自己讲错了,就有机会忏悔谤法的重罪啊!要不然,他到舍报的时候都会觉得:“我没有错”,就不会改正与忏悔,等到舍报的时候就来不及了;所以我们应该要救他们,为他们设想啊!所以应当有金刚心,千万不要有妇人之仁。

  另外,明知道那些广大佛子跟著名师们走错路了,甚至共犯大妄语业,而我们不摧邪显正,那就叫做无慈与无悲。只因为那一个名师跟你有交情,你就宁愿让那些广大的众生跟著名师走上错路,这样不能叫做慈悲。如果你不知道这个事实,那还情有可原;你知道了,而且和这个名师有缘,就应该救他;他误导众生,害那么多众生走错路,你也应该要救那一些众生嘛!应该这样才对!这就是说十回向位中的第一个初回向位之所应行,也就是救护众生离开众生相,也就是破邪显正而使他们能断除我见;如果初回向位的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你做得下去,二回向、三回向的菩萨行就都不是难事了,都可以一步一步的去把它完成。因为你的金刚心已经生起来了,当你的金刚心生起来的时候,你才能够一步一步的迈向十回向满心位。第十回向完成的时候,你的道种性就完成了;道种性完成了,只要具足初地所应有的道种智,再发起十无尽愿,就可以进入初地了;如果这一些都做不到,那你是永远都无法进入初地的。

  心性怯懦、有我、有私心,你就没有办法完成这个金刚心;因为金刚心是无所畏惧的,而你心里面有所畏惧:“我跟著萧平实学法、护法,哪一天人家拿刀子来砍,不小心把我砍著了怎么办?”那就不是金刚心。得到这个法,光是永不入三恶道的功德就够你瞧的了;所以该舍命时就舍命,为佛法还是该做,这样才叫做金刚心。如果对比自己有势力的名师有所畏惧,不敢出来摧邪显正;这样的人,表示他会对住于同一个层次中的人,以及对下一层次中的众生起慢,因为恐惧和慢是一体的两面。都是因为有“我”的存在、“我”的执著在,就一定会有慢,有慢就一定会有恐惧。

  当初我写《护法集》正要出版的时候,很多人劝我不要出版,怕我被暗杀,但我还是决定出版。刚出版一个礼拜,刚好桃园县的刘邦友县长全家被灭门,所以有好多人帮我担心,我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因此而舍命,也跟西天的提婆菩萨一样,佛教史上也记一笔;虽然名已经跟我无关,但是未来世的功德不可限量。”所以决定照原计划出版。第一版送完了,第二版立刻再印,我就这样决定;如果我们当时没有这样走下来,月溪法师的邪法还会继续广大的流传,还会继续对抗我们所弘扬的正法,今天世尊的了义正法根本就没有立足之地。

  你们看现在讲唯识如来藏的人不是多起来了吗?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在前头把路开出来了;在这之前,大家都跟著印顺法师否定第八识、否定第七识,没有人敢公开的宣称第七、八识是实有法;但是这两年不是开始有人在宣讲了吗?这就是正面的现象,包括昭慧法师现在也承认有第八识了,他在报上登了一篇文章承认有阿陀那识,她以前接受印顺法师的思想是不承认有如来藏的啊!这就是一个进步,一个好现象,这个就是我们所要做的(编案:这是公元二千年时讲的。但是昭慧法师后来又回归印顺法师的藏密应成派中观邪见而又否定如来藏的实有了)。

  有金刚心的人才能真忏悔,没有金刚心的忏悔,只是嘴巴讲的,不算数!因为有金刚心的时候,这个人是无所畏惧的;面子一斤值不了三毛钱,他根本不罣碍面子。我从来不管我的面子,如果人家说我哪一句话讲错,我说:“这样喔!我道歉!”我当场就道歉、改正。我一道歉、改正,事情就过去了嘛!不应该老是覆藏,应该要有这样的心性,勇于认错及改正,不然你的金刚心就永远培养不起来。这十住、十行、十回向的行门大略说过了,现在要做几个结论:

  第一个结论:有人在传言说同修会出了大事,快要倒了。告诉你们:没有大事!在所有的道场里面,会有大事才是正常的,因为都是凡夫;即使是佛陀在世时那么多的阿罗汉,只要有几个凡夫在,就一定会有很多的大事情,所以有大事才是正常的;因为是正常的,所以就都是小事情,就没有大事可说了。你们知道吗?《大藏经》上面,律部比丘二百五十戒、比丘尼五百戒,是怎么来的?你们知道吗?佛一直都是因事制戒喔!换句话说,就是当时的僧团,比丘众出了二百五十件大事,比丘尼众出了五百件大事;每出一件大事, 佛就制订一个戒。 佛世有那么多的阿罗汉,但是那么多的阿罗汉中,只要掺插了十分之一的凡夫,你就一直都会有大事的啦!何况我们这里,要找几个阿罗汉?一个也没有!所以我们同修会每隔一二年、三五年就有一件大事,这都是正常的。没有大事才是不正常的,没有大事的话就表示会中人人都是阿罗汉了;假使真的这样子,那么我们所订定的所有规则都可以撕掉了;大家都是阿罗汉了,还须要订什么规则?对不对?所以会里有事才是正常的,永远都没有事,那就不正常了,那是异常:大家都是阿罗汉了。那就不是在娑婆世界中了。

  就像早期有些人走了,他们说:“唉呀!郭理事长都死了,支撑的大象死了,同修会就要倒了,你们赶快走吧!”我告诉你:不会倒!我们度众生,譬如说每一次一百人进来学法,留下五十个、走掉五十个;再一次开班又有一百人进来,再留下五十个、再走掉五十个;就这样留下一半、走掉一半,我们就这样成长──跌跌撞撞的成长。所以同修会永远都不会倒闭,永远没有什么大事,一切大事都是小事:梦中的小事──梦中的大事再怎么大,都是小事。 世尊的正法能够延续下去,同修会就不会倒,除非我们的法是错误的。只要我们的法是正确的,就一定不会倒。所以请那一些私下在传言的人,以及听到传言很紧张的人:安啦!放心啦!

  但是为什么会有人离去?你们要跟他探究,都是因为我执以及私心。如果不是我执以及私心,无我无私的人,他绝不会走掉,会一直留下来的;最早期的张老师,到现在也都还在啊!好几朝的元老了,怎么不会也走掉?许老师不是也还在吗!但是我在这里要先说一句话:“落到私心上面的人,迟早都会走人的。现在虽然还没有走,以后也一定会走。”我们同修会就是不允许有人起私心,包括我自己。我一直在等待:有一个修证比我更高的人来的时候,我就退下来。我来当他的学生,请他来领导同修会。我一直在期待,现在还在期待,只是还没有期待到。以前有人说某人证量很高,我请他来主持同修会,但是他不敢来;好在他没有来,否则,他的邪见还是会被我当众破斥的,那就更没面子了。但是他的证量如果真的像所说的那样高,我一定会是他的好学生,一定会永远的服侍他到老死,一定会请他永远的带领同修会大众。我对同修会永远都没有私心,我没有在同修会得到一分一毫的好处,我的弘法工作是义工,买讲堂时我也是跟大家一起出钱,并且会比大多数的人出得多;所以不能够有私心,有私心的人,跟同修会这些主要的人员都没有办法合得来,也跟我合不来。

  第二个结论:必须尊师重道。不要在背后说你们亲教师的闲话,不要乱说话!这意思就是说,你们的亲教师也不可以在背后乱说我的闲话,除非我真的作了什么不好的事。就像我不管在什么地方,我都不敢说释迦牟尼佛的闲话,是一样的道理。人家俗话说:饮水要拜水头、吃果子要拜树头;饮水思源,学佛人正应当要这样。我每天都念著 释迦牟尼佛,不敢把祂忘掉,何况敢说祂的闲话呢?譬如说有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有一个父亲在做一个木碗,他儿子问爸爸:“你做这个干什么?”父亲说:“你爷爷常常打破碗,所以我弄这个木碗给他。”他儿子说:“那爸爸你老了,我也做一个给你。”他才警觉:“我错了。”如果你诽谤你的亲教师,不管有根诽谤、无根诽谤,未来你的学生也会学你,那就一代骂一代,骂到后来,大家对正法就都没有信心了,正法就会断灭了、灭绝了。

  我个人一向都很随和,但我随和是有我的道理的,可是你们不要因为我太随和了,你就随便起来。我随和是为了要修除性障,所以人家想要怎么样,我都好,都没意见。我出来弘法度众十年,不曾跟人家讲过一句大声的话或重话,更不要说骂人,没有过!但是如果有人什么事情错了,我会提出来讲,可是绝对不恶口,心中也从来不生气;我是这样在做,所以我从来不以胜义僧或是什么菩萨自居,我都不要!我都是当作自己很平凡。在家里,有时孩子跟我大呼小叫的(编案:那时孩子还小),我也无所谓,所以我们家孩子当我是兄弟一般,我也当他兄弟一样,我从来没有拿出当父亲的架子;从他初中二年级开始,我就这样子作,他现在读大学三年级啦!

  随和,我是为自己修行,但是你们要懂得摄取这样的心态,以我这个心态作为一个模范,诸位都可以学。我们挑选亲教师,主要也是在调柔性上面著眼,不在能言善道上面。心调柔的人,才能成为亲教师;不够调柔的,不能成为亲教师,因为不能跟学员打成一片,也无法修除性障,所以这是我们挑选亲教师的先决条件。照这样的情形看来,以后挑选亲教师,不但要挑调柔的,还要先弄一些逆境跟他磨一磨,每天找机会骂骂他,故意刁难一下,看他会不会起瞋?(大众笑了起来)这个就是说菩萨行四摄六度,想要出来摄受众生,一定要符合四摄法,不符合四摄法就没有资格当菩萨,就无法如法的修习六度万行;亲教师出来弘法时就是要教你们菩萨的道、成佛之道,亲教师自己当然也要以这样的行为做表率,那就当然不可以有私心。

  第三个结论:在佛法上面应该要以大是大非来处理会务、来处理法务。我是从整体佛教以及佛教的未来来著眼的(对我们同修会的未来前途,我也是这样著眼的),不是只有从我们同修会的自身来著眼;很多人希望我们能做个《大乘起信论》的录音带来流通;以及我在台中上禅净双修班的录音带,希望作出来可以流通,但是这个不行。这个录音带如果流通出去,那我们这一些亲教师就不必开班了;外面的人都把我的录音带拿去,每一个人都可以去开班了:拿录音带去放给人听就可以了。你说:“那个没有人教,只有录音带呀!”人家只要回你一句话就好了:“难道萧平实讲的录音带,还会输过你们亲教师讲的?”那你○○法师半年后出来当亲教师时还要混什么呢?人家只要听我的录音带就够了,还需要来听你的说法吗?所以这个录音带不能流通。将来就算能够出借,也会只限亲教师才能借,目前我们有这个计划,将来可能选择时机来作。《大乘起信论》也是一样,可能会整理成书籍或发行录音带,利益众生;所以我们要从整个佛教的立场来著眼,来处理事情。

  有时候你们建议事情,是从你个人所看见的角度上来说的;但我一定从整体佛教、从佛教的未来来著眼,我不会从我个人的立场来著眼。有人说:“这个反正是佛法嘛!佛法本来就是要给众生的啊!有什么不能传、不能公开的?”就是有!如果说“这个明心见性本来就是要给众生的,那就直接明讲好了”,可是 佛为什么不明讲呢?不但不肯明讲,还交代说:“如果不是佛弟子,就不许跟他宣讲。如果是佛弟子来求这个法,而不是很殷勤恳切的话,你也不可以跟他宣讲。”你看!连 佛都这么交代,怎可违背呢?因为我们讲这个法的时候,往往讲得很细腻,有些聪明的人可能一句话就触动他的机锋,他就悟了,可是他们证悟的因缘可能都还没有成熟呢!提早悟知密意了,将来反而会生疑、谤法,那么这样子流通出去的话,将来就会很麻烦。

  所以不能够说:“这个是 佛传下来的法,有什么不能流通?”不是这样的!佛法的第一义谛固然是无分别性的法义,但无分别性却与分别性并行不悖。如果都要那样事、理不分的一体全无分别,那不是真正的无分别,那就成白痴了,没有智慧了!那佛为什么还要用分别心来观察众生的根器呢?祂为什么不对全部众生都传最深妙的如来藏正法的修证法门呢?所以不能说:“反正是 佛的法,你不应该隐藏。”这不是隐藏,而是为众生好,避免众生缘未成熟的时候,明闻了反而不信、反而会诽谤正法而成就地狱业,所以这是为佛法慧命久续的流传而必须要采取的一些作为。

  第四个结论,是要跟出家众说的:“不要太在意身上穿的僧衣。”我今天的话都很尖锐,但却是很重要的,因为跟每一个人的修道都有关。这件僧衣很有威德,然而这个威德是佛的威德,不是穿者的威德。大家都晓得我一向都很尊重僧宝,并且僧宝来学法,我们有很多优待,以往一直都是这样。但是我敬重的是那一件衣服,因为那是 佛的威德所加被的缘故;如果你不是因为那件衣服而让我尊敬你,而我是尊敬你个人,那就表示你已经进入初地了。这件僧衣,释迦牟尼佛的时代我就一世又一世的穿下来,我已经穿了二千三百年。在过去佛的时代我也穿过僧衣,不是没穿过,过去佛说般若时不是像 释迦牟尼佛这样讲的, 祂用另外一种方式讲,我定境中观见时,心想:“欸!般若也有这样讲的啊!”我听了说:“很奇怪欸!现在世的佛经上没有这样讲,但曾经有过去佛那样讲过。”所以过去佛的时代,我也穿过僧衣。可是为什么我已经连著二世穿在家衣服呢?因为我发觉,我过去穿僧衣的时候,因为智慧很好的关系,名气很大,威德自然就跟著会很大,没有人不怕我。所以后来我心里想说:“我不要再让人家怕。大家都怕我,我这烦恼障会不断现行;那换我来怕大家好了,我的烦恼障就不会现行啦!那烦恼障不现行以后,还要断习气,还是以在家身来断比较好。”

  《邪见与佛法》可能周末或下周一就会出版了,里面有列出佛菩提道的主要内容。佛菩提道的内容很多,同一页下面有一格很小,讲解脱道;解脱道没有什么内容,只有断见惑、断思惑,接下来就是烦恼障的习气种子。可是烦恼障的习气种子很难断,地上菩萨遇到逆境的时候,还会有一念瞋闪过,长的话不超过一秒、二秒,短的话一、二刹那,可是佛通通没有,这个很难!这个难!知道这个是逆境而起念都没有,这个很难!可是这要怎么做?要在一切的所知境上面去让众生给你磨逆。后来我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我说我要改穿在家的衣服;我未来如果让人家敬重,是让人家敬重我有法,不是敬重我所穿的出家衣服。我就这样子,从上一辈子就改穿居士服,就这样子走下来。那么诸位有机会的话可以去读《华严经》,《华严经》五十三参里面,善财大士所遇到的那一些大菩萨们,有几位是出家菩萨?只有五位!而且这些出家菩萨们大多还在三贤位中。五十三参里面有二参同是弥勒菩萨。

  菩萨为什么到了初地以后大多现在家相呢?为了想要断习气种子随眠!习气的种子是最难断的。现行很容易断啊!如果能够精进的话,一生就可以把现行断尽,除非你没有明心;但是习气种子很难断,要历经二大阿僧祇劫才能断尽;如果你出家了,能够懂得这个道理,你就应该效法:不执著僧衣。并且在出家以后以菩萨僧自居,不以声闻僧自居;那就是说,你是个真正有智慧的人。如果未来世看见这萧平实一辈子又一辈子老是当居士,你说:“唉呀!居士懂什么?”那你就是没有智慧,因为这表示你不懂得真正的成佛之道:不懂修除习气种子随眠的最好、最快速的方法。未来世我还会穿僧衣,但是机会很少,是在没有人愿意穿僧衣的时候,我才会去穿:人家不要穿了,没有人想要出家了,为了护持僧宝的尊严,我就会去穿起来;僧宝的尊严恢复了,有人踊跃出家的时候,我到下一世又不会去穿了,有人出家就够了。到了最后一生,我又会再穿起来,那就是到成佛的时候啦!不然的话,大部分我还是会现在家相的。

  第五个结论说:圆融,要从大处来看圆融,不能从小处来看圆融。譬如说,你是因为我的教导而见道,悟入了佛菩提,也当了亲教师;然后我继续要度其他的人离开众生相、断我见,所以我来摧邪显正,来救度其他的人,结果你却说我不圆融;那这样的话,其实是你不圆融,不是我不圆融。我把你从大师们所教的我见深坑里面救起来,你站在坑上方我的身边了,可是那坑里面还有恶知识再继续对大众说:“离念灵知是对的啦!是真正的真如啦!”继续主张这个意识心是真实法,继续误导众生落入众生相中,我就骂那个人说:“你怎么乱误导人家?”结果你却在我背后说我不圆融,那到底是谁不圆融啊?你因为我而得道,应该要有感恩的心,你们应该体谅我心里面在想什么;我救那些人上来也不是为我自己啊!我是为整个佛教、为那一些人啊!所以你应该感念我度你见道的恩德,也要体念我救护众生的心思嘛!这样才是真的圆融。如果我把你救上来了,我继续要救别人,你却说我不圆融,希望我不要破斥那些误导众生的大法师,想让那些被大师们误导的众生继续留在众生相的我见里面;你这样就叫做所见颠倒、正邪不分,也是忘恩负义,那当然不是真正的圆融。

  另外,在那个我见坑里面误导众生的大师们,我责备他们把法讲错了;你既然已经让我救起来了,就不应该再支持他们嘛!如果你想支持他们,那你应该跳下去跟他们在一起才对,又何必站在我背后来说我不圆融呢?虽然他们过去跟你有缘,但你不应该本末倒置,因为我才是你的根本上师啊!那个大师并不是你的根本上师啊!他只是跟你有缘而已。所以说,圆融要从大处来看,要从正法上面来看。如果那些我见坑里面的众生来骂我不圆融,还情有可原,因为他们不晓得什么是真正的我见?不知道如何才是真的断我见,不知道自己被大师们所误,他们不懂。但是你已经懂了,所以不应该在背后责备我不圆融;我是要救他们,这个大家要了解。所以讲圆融时要从大处看,不要从表相上面来看,要从实质上面去看。

  最后一个结论:三贤位的修行是从初住位的布施、二住位的持戒、三住位的忍辱、……一直到六住位的般若熏习,然后终于找到了真如,证悟不退了,进入第七住位,叫做般若波罗蜜多正观现在前,这样就是禅宗的开悟明心啊!这个明心开悟,是会外心志较大的学人们这一生最终的目标,但是他们一直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大部份人则是连想都不敢想一下的。可是这个明心,在本会中是基本的修证,只是入门修道的起步而已;因此悟后还要勤修福德,你如果没有福德,就见不了佛性,进不了十住位。《大般涅槃经》也这么说,说想要眼见佛性的人得要具足三缘:定力、慧力和福德。当年我眼见佛性的时候,我不信经中这句话,我认为佛这句话不太正确,前面二个定力与慧力我接受,但是说要有福德才能见性,我不肯接受。

  可是经过这十年度众下来,我完全接受啦!所以我跟 佛忏悔,我说我当年那个观念错了,我现在完全信受。因为有的人定力很好、慧力也很好,但他就是看不见佛性。没有办法呀!所以想要见性还得要有福德,所以在习种性位时修集福德很重要!然后见性以后,还得要除性障、发起圣性,也就是十行位所修行的“长养圣性”;修过十行位了,具足了性种性的条件以后,你的菩萨性完全发起了,心性已经很调柔了,你也没有私心了,也没有凡事以我为中心的考虑了,这样子菩萨性的性种性满足了,你才能够无所畏惧的发起金刚性的大勇来,才能进入到第一回向位。在第一回向位里面,摧邪显正的一一行,都是回向救护众生离开众生相;以无所畏惧的勇猛心,修这个金刚无畏性,你才能够满足十金刚心,才能够具足道种性。然后才能因为生起了初分的道种智而进入初地;否则的话,你就算把我所说的道种智一字不漏的背诵下来,乃至倒背如流、智慧比我更好,你也进不了初地的。这意思是说,如果不修三贤行、不勤修种智、没有发起金刚心、没有摒弃作人情的心态,是永远没有办法进入初地的。

  今天我讲这一些话,是因为三字经中有一段话说:“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可能有很多人私下都在骂我懒惰,说我只教法义的亲证和现观,都不教导怎样修除性障,所以我今天就稍微讲一点,免得落入“师之惰”的过失里面;也因为自从搬到新讲堂以来,还没讲过一次的精神讲话;又因为近来发生的事情多,正好都是与大家的道业息息相关的事情,所今天就藉事多讲一点。

  有人说:“欸!老师啊!我发愿,我生生世世要跟著你。”我说:“生生世世跟著我,也是很好啦!但不一定会跟到我!”因为我的原则是这样:“如果当代有善知识在弘法,我就不会出头,我会默默的自修。”像上一辈子就是这样,我觉得有善知识在弘法了嘛!不需要我,我就躲起来自修,我是这样的想法。我从来都不想出头,所以你们下一辈子还会不会遇到我?那就不一定了!除非你跟我的缘结得很深,不然遇见的机会不多,因为我可能会默默无闻。如果统统是那一些大师在误导众生,没有一个人证悟,众生都被误导了,我就会强出头,专干人家不喜欢干的事,专做人家所不敢做的事。

  我这个人喜欢亲近升斗小民,我跟那些有钱人离得远远的,我绝不去跟他们巴结,我几千年来就是这样的个性。你们发愿生生世世跟著我,当然很好,我也很欢迎,可是我要说真话:“能够跟我一辈子跟到底,就很迷人了。”我说的是老实话,如果你能够跟著我一辈子跟到底,我说的法,你有如实的去做,一步一步的去走,一世到初地,那不是难事,不困难!但是如果表面说:“好!我去做!”骨子里呢:“我才不甩你呢!”那不要说生生世世跟著我,你在 佛前这样子发愿时,佛都会觉得好笑啊!一辈子都跟不完,还能生生世世去跟?不可能的!所以说,能一辈子跟到底就够漂亮啦!因为该到初地所修的这一些法,我都会跟你说得很清楚;你只要有如实的践履,到初地不难。

  三地,我不敢跟你打包票,初地的入地心与住地心是可以的!但初地满心,我可就不敢跟你打包票;因为初地满心的犹如镜像观,说简单、很简单,说难、也真的是很难。就好像破参明心一样,犹如镜像观的成就,你可以了知、可以现观一切所见都是内相分,有什么大神通者能做得到?没有人做得到!但你做得到。但这个修证的智慧要非常好,福德要很大,所以我不敢跟你打这个包票;二地满心的犹如光影智慧,能随意转变自己的内相分,这两个我都不敢跟你打包票。但初地入地心是可以的,并不难的,我现在写出来的书中,已经具足宣说了,《宗通与说通》、《邪见与佛法》,以及我所教的一切种智的理论与观行,破参明心的人只要照著上面说的法义如实去做的话,入初地其实并不难。

  那么摧邪显正这事儿还是要再强调:我这里有一本书,这是大陆一九九九年出版的一本月刊,一本叫做《禅》的书,这里面有一篇文章批判:“寄附于佛教之外道”,他里面批判一贯道、卢胜彦、青海以及李洪志──也就是法轮功。李洪志在大陆时认为:“ 释迦牟尼佛是所有的佛里面层次最低的。”他认为佛有分好几等,但他的修证比释迦牟尼佛还要高。李洪志在大陆的信徒很多,势力很大;但那篇文章的作者都还没有明心,都敢破斥他,都敢用文字登出来;返观我们会里真正明心的亲教师,不敢面对势力小了很多的台湾大法师,不敢在言语上破邪显正,还要求我在书中破邪显正时都不可以指名道姓。李洪志在大陆的势力很大,会员听说有好几百万、几千万(编案:据说有几亿人),人家没有证悟的人都敢正式出面破邪显正,我们有了真正的法,为什么却反而不敢做呢?不敢做,或者想要卖人情,那你就是没有金刚心,一定进入不了初回向位的,更何况是入地呢?所以这一点要请大家多多注意。如果你真的想要在这一世当中过完第一无量数劫──以时、分、秒、刹那刹那为一大劫──这样过第一无量数劫,也就是把长劫入短劫,那你就得要跟我一步一脚印去破邪显正,才有可能迅速的完成初回向位的功德,才有可能在这一世中进入初地。因为救度众生回入正道的功德很大,因为延续佛法正法命脉、了义究竟法命脉的功德很大,应当要努力去做。你们在座当中,有许多人以后也会成为本会的亲教师,所以今天为你们说的这一席话对你们很重要。

  自从一九八九年出来弘法以来,我讲话不曾这样(严肃)过;这是空前的,希望也是绝后的。我出来弘法十二年以来,一向都很随和,同修会成立时所订的内规,是依社团法所规定而订定的;但是同修会执行这些规矩时较为松散,一直都没有很认真的执行;以前古时在丛林里面犯规的话,处罚都很严厉的。

  至于有人反应:“为什么不办大型的法义说明会?”这是因为我们这个法是微妙究竟了义的法,大部份众生的缘还不是很成熟,所以不方便广传;同时我们也还正在凝聚期,所以较为保守,不急著推展。

  有人说:“萧老师度众很苛。”这倒是实话。我就好像姜太公钓鱼──直钩钓鲤──我要大家心甘情愿上钩让我杀,然后我再来杀尽你们的我见。我一向秉持“来者不拒,去者不追”的原则,因缘到了,各人自己决定去留。同修会刚成立时所订的规则,其实应该要认真的执行,不可再像以前一样,随著各处道场的喜好而各做各的;同修会成立时,我们把全部职权委任郭理事长去做;内规要执行到底,不可能由任何人加以打破;因为内规一打破,同修会就必定变得像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各立山头。将来到了开展期,广度众生的法缘熟了,就要开展出去,但也还是要订立规矩。佛在世的时候,大比丘们都还有二百几十戒,何况同修会的内规也就只有这么几条,所以不可以把内规打破。

  去年(二○○○)年十月时,曾向大家说过:大约再二年半左右,台中道场就准备要移交给○○法师拥有。现在因为她所作的这些事情,这事暂时要延期,等到将来缘熟时再说。诸位读过《宗通与说通》里面,其中一节讲到“担任亲教师之身教重于言教”,要好好的读一读,其知见在《悟前与悟后》其实就已经讲过了。对于原则,仍然是应该坚持;虽然随顺潮流也很重要,但是也不能破坏了会中的规矩。还有:要“直心”成就金刚心,如果不直心,金刚心就不能成就,就永远进不了初地,永远在七住位的总相智慧境界里原地踏步,你的悲愿再好也进不了初回向位,何况是入地?

  极少数同修们不认同我们在书中指名道姓的破邪显正。但是以往我们都不指名道姓,可是许多误导众生的书仍然继续在出版,继续在流通,继续在严重的误导众生;我们经过六、七年来不指名道姓的摧邪显正,可以说是功效不彰;现在改为指名道姓,在佛教界的反应则是呈现两极化:初学佛者反对,久学佛者认同。初学佛者只知表相崇拜,所以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不须要在意。

  另外有个观念:“直心”在菩萨道上是非常重要的事,修学佛法如果以真心为依归,能转依真心的直心体性,那么能觉能知的妄心将会永远都是直的;因为真心绝对不会作表面功夫,永远是如此的;所以转依真心的体性,真诚忏悔以后完全修正心态,才是真正忏悔;所以你不应该口中忏悔了以后,私底下却又继续不断在犯。

  最后一点,会内会外有人这么说:“唯识其实都只有一些法相、名相而已,没有什么好学的!”但是如果你只是学习印顺中观,你就被人家灌输了错误的知见;因为宗喀巴、月称、寂天、阿底峡,他们都说唯识是虚妄法,是方便法,不是究竟法。如果你是学印顺中观,是密宗黄教的信徒,就会认同宗喀巴、阿底峡、寂天、月称的错误说法,所以你不了解法义的真相,那是正常的。但如果你是同修会中已经明心,而且兼任会中的亲教师职务了,还向人说唯识只是法相、名相,没有实质意义,那表示你对唯识增上慧学根本就不了解;那我们讲《成唯识论》已经讲了四年,就是白讲了;你听了四年,也是白听了。在《宗通与说通》里面,我对唯识的定位已经说得很清楚:唯识是一切种智,正是增上慧学。一切种智是成佛的最后必经之路,是成佛之道里面最高深、最胜妙的唯一究竟法,也是悟后不许不学、不许不修证的增上慧学。

  一个人明心之后,应当了知:禅宗明心只是具足别教七住位而已,眼见佛性是十住位。但藉由熏习究竟法以及修除烦恼的十住位习种性,然后藉由十行位为众生付出,以及修除自己的异生性(即所知障中的凡夫性),使得性种性具足后,再修学十金刚,也就是十回向位的修行,才有资格进入初地的入地心所必须具足的道种性中。因为你已经有金刚心、有道种智了,性障永伏不现,才能进入初地;所以在经历过此一过程之后,你才会了解需要有道种智才能入初地。道种智就是唯识──增上慧学,道种智具足了就是诸 佛的一切种智。因为唯识学讲的是八种心王以及八识心王辗转出生的一切法,具足了知唯识学中所说的深妙义理,就是证得一切种智,就会有大圆镜等四智圆明的佛地智慧,所以唯识慧学非常重要(编案:但是得要先亲证第八识与第七识以后,才能进修唯识种智)。

  不了解的人才会说“唯识只是名相、法相”,真正到达初地的人才会了解到唯识是多么的重要。所以我们才会去编辑《三乘唯识—如来藏系经律汇编》,并且将三乘佛法归纳到“一切法唯识”里面,可见唯识是很重要的法理,它就是道种智、一切种智。如果悟后离开唯识学的进修与观行,你将永远停留在七住位、十住位中,你永远无法进入初地,以后就会一直原地踏步;所以说唯识学是非常重要的妙法,但是唯识种智的修学很困难。

  由于你要亲证真如心──如来藏──很不容易,因为禅宗祖师那么多人,悟后留下一千几百则公案,里面几近大半不是真悟的人;古时悟后被称赞的大师,没有被列记在禅宗语录的人却也有很多,也有很多默默无闻但真正证悟的人没有被列入纪录,可见明心就很难了。明心都这么困难了,何况是明心以后才能真正懂得、真正实修的唯识种智?所以说唯识法义的修行很困难,前提是:你必须先有禅宗明心的证悟,才能进入唯识位中修习种智;在唯识位中才能进入唯识行位,所以唯识不是一般人所能了解、所能体认、所能亲证的。

  假使你在外面听人家讲唯识种智的法义时讲错了,那也是正常的,不要苛责人家;因为唯识属于种智,如果遇到一个人大致讲得不错,那我们就要跟他鼓掌了,不要以你在同修会中所听到的层次──特别是我讲的法──去要求外面的善知识,那是一种苛求。唯识是一切种智,一切种智的熏习,到成佛之前是无止境的。从破参明心开始,一直到未来,唯识法义的修学与观行即是一切种智,一定先得要具有智慧:即是般若总相智、别相智,再加上很大的福德,才能修证与观行唯识种智而一世增上、进入初地,否则你没有办法修学唯识的;也因为如此,所以说它很重要,请诸位千万不要忽视它。这些严肃的事情讲过了,还要回到更严肃的事情上面来,就是我们的《大乘起信论》的讲解。……(以下略)

  注:此书之内涵,皆是藉已离会者之因缘而说法要,转烦恼为佛事,令诸同修得以因此开示而增上道业,亦能因此永离异生性、永离三恶道;利智障浅者更能因此缘起而检视自我之证境,改往修来,勤修增上三学,修集广大福德资粮,终能一世速得入地,于一世中顿超一大阿僧祇劫,如是名为长劫入短劫,亦名转烦恼为佛事也。普愿一切佛弟子皆得于此诸多开示中,悉得大利,是我所愿,实吾所祝。

  平实 谨识  2004/5/23

  〔注:转载自2008.09.印刷的纸版本〕

首页 >> 读书 >> 口袋书总目录 >> 上一册 · 下一册